葉建源《田家炳與朱柏廬》

前不久在田家炳先生的追思會上,多次聽到大會介紹田老先生受《朱子治家格言》影響甚深。他的人格,包括個人的勤與儉,對別人的關愛與付出,莫不與其訓誨有關。這篇古文很短,只有幾百字,文字也淺顯易懂,讀起來琅琅上口,網上很容易找到,值得向家長們推薦。

這「朱子」並非南宋的朱熹,而是明末的朱柏廬(朱熹另有家訓,故容易混淆,上網查《朱柏廬治家格言》較穩當)。

朱柏廬是出色的學者,重視名節,入清之後,堅拒不肯出仕;著作不少,但影響力最大的要算這篇只有五百零六字的治家格言。

所謂「治家格言」,對象是子孫,內容是品格修養和生活方式。格言開始便說:「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宜未雨而綢繆,毋臨渴而掘井。自奉必須儉約,宴客切勿留連。」

不僅僅寫出要勤要儉,而且把勤儉的精神和方法都形象地寫了出來。

今日不少家庭聘了外傭,一切灑掃工作,一家老少均毋須分擔,朱柏廬所謂「要親自檢點」,恐怕亦不容易。至於珍惜一粥一飯,窮人自然就會,但中產以上有選擇的條件,要能做到儉而不奢,也是難事。不過,難並非不可能,以田家炳老先生的家財,他完全可以名車代步,但他喜歡坐地鐵和步行。影響所及,我也曾多次在地鐵裡遇過他的兒子。可見事在人為而已。

不過,富貴而選擇節儉,有時只因「孤寒」,旨在為自己累積更多財富,對別人刻薄,恃富生驕。這絕非朱柏廬追求的處世方式,他在格言裡寫:「見富貴而生讒容者,最可恥;遇貧窮而作驕態者,賤莫甚」,又寫:「施惠勿念,受恩莫忘。凡事當留餘地,得意不宜再往。人有喜慶,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禍患,不可生喜幸心。善欲人見,不是真善;惡恐人知,便是大惡。」

簡單說,待人要好。

整篇格言追求的,固然並非大富大貴,甚至也不是豐功偉業。終其五百字,只是踏踏實實,做個好人而已。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