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旺角殺街的啟示》

講真,劉信萬萬也想不到,油尖旺區議會在五月底通過取消旺角行人專用區的議案後,政府竟然真的會「殺街」。政府肯去「殺街」已是神奇,議案過後的兩個月便去「殺街」,才是令人難以置信。不過無論如何,今次政府能夠落實「殺街」,對旺角的居民來說,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我們亦能從今次政府「殺街」,看到幾樣啟示。

第一,港府自回歸以來,其「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辦事效率,早已臭名遠播。今次港府「殺街」的行動能夠這麼快,證明了政府真是有心做,做事其實可以很快。反之,政府有些事效率那麼低,真正原因其實只有一個,便是他們無心做。所謂民意、所謂社會未達成共識,不過是他們嘆慢板的擋箭牌而已。

同樣道理,政府早前話要派四千元,為何要等到下年才可以申請呢?因為他們在蓄意嘆慢板。林鄭自上台之後,時常都話要解決土地供應短缺的問題,而正常智力的人都知道,爭議最小的解決土地短缺方法,便是填海。奶媽為何不立即落實填海的計劃,而是硬要搞所謂的「土地大辯論」,諮詢期還要五個月這麼長?答案也是只有一個:港府在蓄意嘆慢板。

第二,抄考所謂的「外國經驗」,人家做乜我們做乜,然後老作一些無法量化的論點,是香港政論界的指定套路,今次談到旺角「殺街」,也不能是個例外。他們永遠不會提到兩地的差異,不會提到人家城市的人口密度,不會提到人家的旅遊區、購物區不是商住兩用,也不會提到人家在街頭賣藝時,不會用上大喇叭和揚聲器。劉信便不相信,外國出現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失控情況,他們便不會「殺街」。

第三,提到所謂「外國經驗」,一定會有人提到所謂的「發牌」,而劉信過去已多次撰文指出,警方牌照科本來便有《在公眾街道或道路奏玩樂器許可證》,可供所謂的街頭表演者申請。與此同時,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早在 2015 年,已經推出「街頭表演計劃」,提供所謂街頭表演而又不滋擾民居的場地。由此可見,旺角行人專用區弄到如斯田地,根源在於有些人只顧一己私利,蓄意不肯守法,政府又不肯嚴正執法。

第四,任何違法的人和行為,只要穿上所謂「藝術」或者「政治」的外衣,即使其實際行動滋擾民居,媒體都會有人為他們塗脂抹粉,並且美化他們的違法。法輪功不依現行法規隨處擺檔,媒體會把對方的阻街,包裝成什麼言論自由;所謂街頭音樂人不肯守法,開大喇叭表演,媒體又會把對方的騷擾民居,包裝成什麼藝術表達自由。總之,在某些媒體人眼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政客和藝人則是例外。

最後但不得不說,旺角「殺街」的經驗告訴大家,人類比我們想像中無賴,不要相信人類懂得自律,任何違法行為都不可縱容,必須扼殺於萌芽時期。如果港府不管媒體人怎樣妖言惑眾,都一直堅持嚴正執法,但凡見到不守法的所謂街頭音樂人,都依照法例拘捕檢控,行人專用區又何須弄到「殺街」收場?

如今,那些所謂街頭音樂人已揚言,「殺街」之後會跑到別處撒野,政府又敢不敢執正來做呢?可以說,政府不肯依法辦事的話,所謂的街頭音樂必定像癌細胞一樣,往其他購物區擴散,最終成為當地居民的惡夢而已。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