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仿效台北書展,消除特賣場形象》

香港書展每年都被認為是書本特賣場,成為香港人買書的一個場地,書商以低價發售書籍,但未見文化意識的建立。今年書展主打的書籍也欠缺話題性,主題作家的人選還引發巨大爭議,就算入場人數創新高,似乎也只是進一步鞏固特賣場的形象。

香港書展假如未能檢討現時種種問題,最終亦只會繼續被市民以「特賣場」來看待。

在 1990 年前,香港的出版商自行在香港大會堂舉行書展,而後來業界認為書展規模應該擴大,香港貿易發展局就因此成為了往後書展的主辦單位。一開頭的香港書展是貿易主導的,因為書展目標就是為書商提供更大規模、更專業的銷售和服務平台,而貿發局就是當時最佳承辦單位。

不過,隨住文化界、出版界、普羅香港人的期望提升,香港書展亦不應停留於做生意、賣書的思維,而貿發局亦不應該成為書展的唯一主辦單位。每年書展,都有不少座談會和專題活動,不過這些座談會不少都是推銷新書的活動而已,專題活動則如今年的主題作家一樣,商業和潮流主導。

觀乎台北書展,似乎香港在這方面還需要努力學習。

現時台北書展為亞洲第一大、全球第四大書展,由當地文化部主辦。不過,就算是文化部主辦,也不會淪為文青玩意,承辦的更有民間的台北書展基金會,令主題和活動都變得更為貼地和吸引。每年除設有主題外,更有不同的國家主題展和漫畫區等不同區域,吸引民眾積極參與。除了書商,樂隊和電影界都能夠參與,更有專館讓他們設攤位,令書展成為台北的多元文化禮宴,提升整個書展的水平。

在商言商,書展當時確是為了給書商帶來更多商機,以及吸引更多遊人來參與。可是,經歷廿八個寒暑的書展,也是時候迎來更多改變,成為國際推崇和嚮往的大型文化活動。

政府除了讓貿發局主辦外,應進一步擴大規模,讓更多出版界、文化界、創意產業人士都參與其中。最重要的是,透過這樣的革新,可將香港書展「特賣場」形象刷走,吸引更多高質素的作品在此發表,成為文化與商業並重的活動。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