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向梁振英先生垂詢?》

近日,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發出律師信,指李慧玲在節目間的評論有誹謗之嫌,並要求她道歉。有傳媒就此事去信梁振英先生,內容如下:

敬啟者:

據報道,前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月初向網台節目主持人李慧玲提訴,指李的言論涉及誹謗。就此,有以下垂詢:

梁先生認為李小姐如何誹謗他;

梁先生有否擔心給予外界形象,他是一個經常使用法律手段震懾對自己不利言論?

敬請回覆

江湖恩怨,暫時無意點評,教人感到有趣的,自然是關於這封書信的格式。傳媒用上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中文書信格式,教人啼笑皆非,亦使不少網上朋友討論傳統書信格式起來。朋輩中已有人對該傳媒的錯漏逐一指出,多精闢見解,在此不贅。

中學告假信

回想起中學時代,算是馬馬虎虎學過書信的基本寫法。有幾年,班主任由一位中文老師兼任,她甚至連告假信也要我們跟足傳統格式。鄙人身體算健康,但經常詐病逃學,寫告假信最為拿手。那些年,電腦和打印機還沒有普及,中文書信,向來都要親手寫的。什麼「台鑒」、「敬啓者」、「此致」和「隨函奉列醫生證明紙乙張」等等字句,也不知親手寫過多少遍了。

起初,班主任對我們那些格式亂套的告假信還算包容,但教了幾堂書信後,便開始變臉。某一日,班主任拿著好幾封同學寫的告假信,把英文寫的退回去,並要求「發還重做」,講明不准學生用英文寫告假信,然後拿著一些中文告假信,毫不留情的批評,譏笑我們這班「新一代」中學生,連從前的小學生也不如,居然連告假信也不曉得寫。最後還親手在黑板上示範,寫了一篇格式正確的告假信出來。一眾同學都紛紛努力的把「範文」抄下來,平素上課也不曾這麼認真過。

當時,我看到老師的示範,心裡不禁想:「嘩!你這個古裝人,拍武俠片嗎?還要用毛筆寫嗎?」當然,我不曾向老師說出這句俏皮話,否則,全班同學也要受牽連。關於那篇告假信,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就是「伏乞准予」。那時候,我心想:「告假而已,不用乞罷?」(搵食啫!駛唔駛呀?)

當年,全班同學也不喜歡這位班主任,覺得她太執著,但回想起來,若非當日老師之嚴格,做學生的便不會對傳統書信格式留下印象,日後寫出如該傳媒一樣、那封古古怪怪之信件,便不是什麼稀奇之事了。

向他人垂詢?

其實,格式亂套也算了,好歹也看得明白,但傳媒忽然用上「就此,有以下垂詢」,卻教人大吃一驚。一來有點狂妄自大,二來實是不倫不類。

「垂詢」是敬辭,稱別人對自己的提問,古稱上對下的詢問。梁先生是全國政協副主席,難道傳媒認為自己才是上級?另外,就算你看不起梁先生,不承認他的地位,也不該用「垂詢」。別人對自己的詢問才是「垂詢」,自己是不會向人家「垂詢」的。

「垂詢」一詞,甚少見於中學教科書。記得初次接觸而有印象的,是初中翻看《笑傲江湖》,男主角令狐沖有一句對白;故事情節正是令狐沖遇上了綠竹翁,還邂逅女主角任盈盈這一段:

綠竹翁道:「小朋友,我有幾句話請教,請進來談談如何?」

令狐沖適才聽他對王元霸說話時傲慢無禮,不料對自己一個無名小卒卻這等客氣,倒大出意料之外,便道:「不敢,前輩有何垂詢,晚輩自當奉告。」(節錄自《笑傲江湖》)

  • 網上劇照截圖
    o 180730 b3a

看武俠小說也可學好中文,觀其上文下理,便知道綠竹翁是前輩,令狐沖是晚輩,「垂詢」自然是上而下的。另外,「垂詢」是由令狐沖口中說出的,明顯是敬辭;綠竹翁也不會說:「小朋友,我有幾句話要垂詢。」

該傳媒妄自尊大,且不學無術,居然由他們親自向人家「垂詢」,錯用敬辭,卻有點韋爵爺初出道時的風範:

那人哈哈大笑,說道:「很好!,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那小孩道:「你問我尊姓大名嗎?我叫小寶。」

那人笑道:「你大名叫小寶,那麼尊姓呢?」

那小孩皺了皺眉,說道:「我……我尊姓韋。」

這小孩生於妓院中,母親叫做韋春花,父親是誰,連她母親也不知道,人人一向都叫他小寶,也從來無人問他姓氏。此刻那人忽然問起,他就將母親的姓搬了出來。這韋小寶生於妓院,長於妓院,從沒讀過書。他自稱「尊姓大名」倒不是說笑,只是聽說書的常常提到「尊姓大名」四個子,不知乃是向別人說話時的尊敬稱呼,用在自己身上,可不合適。(節錄自《鹿鼎記》)

  • 網上劇照截圖
    o 180730 b3b

或許如小說情節一樣,但凡錯用詞語,總有點苦衷。對於向他人「垂詢」的傳媒工作者,大家也不必問他「尊姓大名」了。其實,江湖上的恩怨、是非對錯等等,又何必太介懷?藉此重溫一下《尺牘》,不是更有趣嗎?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