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取締民族黨,係為二十三條試水溫?》

雖然這樣說,一定會得罪人,但是:現在香港所謂的時事評論,水平真是越來越低。好像最近港府取締香港民族黨,又有人把港獨思潮的崛起,怪在上任特首梁振英的頭上。簡而言之,梁振英所謂的最大問題,在於他的好鬥和強硬,才使反對派和他們的支持者越走越激。總之,搞所謂的大和解,跟泛民眉來眼去,甚至捐錢給泛民政黨,所謂的港獨問題,便能迎刃而解。

這一類所謂的評論,講來講去都是三幅被,不論你如何反駁,某些人都像人肉錄音機一樣,把類似的論調重覆一次。總之,乜鬼都賴梁振英,一有乜事便寫文暗撐泛民,已是某些人的基本套路,亦是他們打扮成建制派的基本任務。正所謂斷人衣食猶於殺人父母,劉信也自然明白,有些人不回帶便交不了差,反駁其實再沒有什麼意思。

第二種常見的論調,便是什麼都扯到去廿三條立法。例如:保安局長李加超宣佈考慮取締香港民族黨後,便有評論聲稱政府今次這樣做,志在將廿三條立法在測試水溫。他們一直將重推廿三條立法,包裝成北京給予林鄭的硬任務,但是他們又認為,民意是港府會否重推廿三條立法的關鍵,才有所謂測試水溫的必要。

劉信其實不只一次地指出,廿三條其實沒有立法逼切性,因為根據《基本法》第 18(4)條:特區如發生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港府又不能控制,全國人大常委便可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屆時中央便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換句話說,若香港真是鬧出什麼大頭佛的話,北京便可大條道理,直接取消一國兩制了,還需什麼廿三條呢?

其次,如果香港因為沒有廿三條,真的存在重大的「法律缺位」,全國人大常委大可以引用《基本法》第 18(3)條,將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及其他相關條文,直接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再由港府直接宣佈,或者透過本地立法實施。如此一來,港府重不重推廿三條,其實又有什麼所謂呢?

其三,正如泛民過去所言,香港已有不少現行法例,可以保障國家安全,所以重推廿三條立法,根本沒有必要性。相反,港府肯否依照現行法例執法,才是香港能否保障國家安全的關鍵所在。因為港府若是聽信某些人的讒言,學人搞什麼「大和解」,繼續姑息縱容的話,香港即使落實廿三條立法,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因此,是否重推廿三條立法,從來不是重點,港府肯不肯嚴正執法,是否真像奶媽所言:「任何鼓吹港獨的言行都不能容忍」,才是問題關鍵所在。在這情況之下,香港民族黨成立已有兩年多,創黨宗旨講明要成立獨立的香港共和國,講明「透過武力推翻政府和公投」是達致港獨的手段,港府還有什麼不執法之理?相比什麼民意和水溫,奶媽和港府的反港獨立場,是否淨係得把口,才是北京最關心的問題吧?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