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誰為兒童說心聲》

「我想屋企有張書枱」,「我想屋企有位放玩具」,「我想屋企張枱可以做功課,可以大開份功課黎做」,「我想屋企張枱大d,唔使姊姊成日話我過界」,「我想番屋企唔使行五層樓」‥‥。孩童率真的心聲,全都是我們在深水埗街頭收集的兒童對家居的想象和期許。

傳播學上有一回聲室效應,意指一些訊息或觀點經媒體反覆傳播,從而強化和放大,導致與其不同或具競爭性的觀點無法得到充份表達。在香港土地用途上,持續和較激進的意見正正產生了回聲室效應,讓基層兒童簡單而直接的願望消了音。

媒體總會報導較激進和有組織的觀點,如土地用途問題上,環保組織不容許填海,正是回聲室效應的最佳例,他們可以在海中央示威,可以提出司法覆核,在在都吸引鎂光燈,從而其觀點得到廣泛流傳。居住在劏房的基層兒童不會有組織地表達意願,也沒有激進抗爭,自然不會重視。

施永青先生在獅子山學會舉辦的土地論壇上,就表示只要填海和引入建築外勞,港人都可以居住在千呎住宅,且呎價才不過二千多元。新加坡人普遍居住近千呎單位,這和當地近二成國土由填海得來,且有過百萬外勞不無關係。

所以特首林鄭月娥在扶貧高峰會請與會者在未來的土地諮詢,替基層兒童發聲。107動力有參與這次高峰會,並在會後發起「我想屋企點點點」,設立臉書專頁和Whatsapp熱線97092046,直接收集兒童心聲。還於四月四日兒童節在深水埗設許願樹,短短一小時就收集到幾十名兒童的心聲,一位幾歲小朋友寫下一個「大」字,或許這類純真的願望永遠在回聲室以外。

 

2018 04 11 PHOTO 00003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