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特朗普和其他挑戰聯儲局權威的人們》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一個行為,引起了我的注意,就是他公開表示對聯儲局的加息表示「不爽」(not happy),認為會令到美元匯價過高,與歐洲及日本的弱勢貨幣政策相反,這等於協助其他國家傾銷商品到美國,打擊美國生產商,削弱復甦動力。

聯儲局雖然主導了美國的貨幣政策,但有兩個特點。第一是獨立於政府之外,超然不受政治影響,最大的限制就是其對美元的「錨」,稱為「通貨膨脹目標制」,即是把其政策與通脹率掛鈎,盡量希望保持幣值對通脹穩定。不過這也是二、三十年才有的政策,也並非白紙黑字寫明的規則。總之,聯儲局主席不用聽總統的話,總統也不會向聯儲局直接下命令。

第二是聯儲局其實是私人銀行,其股東結構不詳,但羅富齊家族、華寶家族、高盛、花旗銀行等肯定是其股東。很多人認為,是猶太人主導了聯儲局,因此也有猶太人控制了美國金融界的普遍說法。1970 年時,尼克遜總統的所謂「干預」,不過是公開說尊重聯儲局的獨立性、但希望主席同他同樣相信低息有利於經濟。至於老布殊,也是希望減息以促進經濟,但也只敢找財長 Nicholas Brady 私下遊說,不敢親身上陣。

所以,以近來來看,特朗普是對聯儲局干預最明顯的總統,儘管他事後補說,批評只是個人意見,也會任由聯儲局自行決定。

然而,挑戰聯儲局的權威性,特朗普並不是最出位的一個,而是甘迺迪。他在 1963 年簽署了 11110 號行政命令,廢除了聯儲局的發行鈔票特權,改由財政部發行美國鈔票。沒多久,甘迺迪便被一顆會拐彎射中身體的「神奇子彈」所殺掉,凶手則又被另一人槍殺了。陰謀論者認為,11110 號行政命令和甘迺迪的死亡大有關係,已知的事實是,在甘迺迪死後,11110 號行政命令無疾而終了。

究竟特朗普這次行為,是偶一事件,還是投石問路,以後陸續有來,暫不可知,不過他和甘迺迪的做法,侵犯度不可同日而語。我同意一種說法,就是特朗普所代表的,就是有錢而權力不足的權貴集團,企圖推翻現有權力秩序。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