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區選劃界:紙上談兵致割碎社區,居民慘變人球.之二》

 

前文:《區選劃界:港版 Gerrymandering 趕絕民主派?之一》


 

上文談到,重劃區議會選區分界可能涉及的政治操作和結果,這篇再談談對民生、社區的實際影響。

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劃定選區的工作原則,劃界除了考慮人口基數及變動波幅之外,亦會考慮社區獨特性、地方聯繫的維持及/或自然特徵。實際上執行情況又如何?

選管會選區劃界的三個基本原則:

  1. 每區的標準人口基數(2019 年區議會人口基數為 16599 人);
  2. 每區不可偏離基數上下限各 25%(即 12450 人至 20749 人),除非有【3】的因素;
  3. 社區獨特性及地方聯繫的維持,及該區的自然特徵(例如大小、形狀、交通及發展等)。 

 

水泉澳邨分階段入伙,選區不斷重劃

選區劃界向來觸動地區人士的神經,特別是一些大型公共屋邨或私人屋苑入伙,對選民人口構成重大變化,引致大幅度重劃或增設選區。新屋邨向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政黨會早早派員落區「插旗」,成立工作組、社區 fb page,支援新落戶居民,盡早建立社區連繫,以祈爭取成為當區區議員。然而,選管會紙上談兵式的劃界,令社區被割碎,打亂不少政黨的選舉部署之餘,亦令居民無所適從。

以沙田水泉澳邨為例,該大型屋邨分四期入伙,因此在 2015 年及今屆 2019 年區選,乙明、博康等選區均被大幅重劃,今年再新增水泉澳選區,但又不包括水泉澳邨第二期(見地圖及圖表一)。乙明選區的民主派區議員丘文俊早於上屆選界重劃時,已批評水泉澳邨在地理和社區連繫上,不應被納入「乙明」選區,但大區既定,他惟有「兩邊走」服務乙明及水泉澳兩邨,匆匆數年,下一屆卻又將一整橦的水泉澳居民劃離其選區!

選民猶如「人球」被踢來踢去充撐人數,社區服務受影響之餘,更被剝奪以選票去評核現屆區議員的權利。 

 

選民被剝奪以選票評核區議員的權利

去過水泉澳邨的朋友必會知道,該邨座落山上,是個明顯自成一角的社群,選管會最新建議的 R10 乙泉選區,將山腳的乙明邨、小村落、與山上的水泉澳邨第二期強行併在一起,只會苦了居民和區議員:議員辦事處該設在山上或山下?辦個音樂會或量血壓服務,應在哪條邨舉辦?

  • 圖表一:沙田乙明、博康、水泉澳邨的選區變動
2011 年 2015 年 2019 年(建議) 
R08 博康:包括博康邨 R08 博康:包括博康邨 R08 博康:包括博康邨、沙田圍、沙田圍新村、 灰窰下及謝屋村
R09 乙明:包括乙明邨 、灰窰下新村、沙田圍 、山下圍(曾大屋)、作壆坑新村、愉城苑 R09 乙明:包括乙明邨、水泉澳邨第一期、山下圍(曾大屋)、作壆坑新村、沙田圍、灰窰下及謝屋村 R09 水泉澳(新增選區):包括水泉澳邨第一、三和四期及麥當勞叔叔之家
    R10 乙泉:包括乙明邨、山下圍(曾大屋)、作壆 坑新村、水泉澳邨第二期及城門河道以南的範圍
  • 乙明邨、 水泉澳邨、水泉澳邨第二期的劃分
    o 180726 b3a
    o 180726 b3b
    o 180726 b3c

 

另外,近年有安泰、安達邨等新屋邨入伙的秀茂坪一帶的選區,亦出現屋邨分割混亂之狀。觀塘區議會的 J9 - J16 選區,為滿足劃界的人口要求,出現多宗一拆二、一拆三的怪現象(圖表二),恐影響地區服務的連貫性及社區連繫。舉例說,倘若同一條屋邨的外判清潔公司出現問題,不同橦數的居民恐怕要向不同區議員求助。

  • 圖表二:選管會建議 2019 年觀塘區議會的部分劃界
選區 包括屋苑
J9 雙順 順利邨 2 橦、順利紀律部隊宿舍、順緻苑
J10 安利 安泰邨2橦、順利邨 4 橦、順安邨(全部) 
J11 安泰 安泰邨 9 橦 
J12 秀茂坪北 秀茂坪邨 9 橦 
J13 秀茂坪中 秀茂坪邨 6 橦、安達邨 3 橦 
J14 安達 安達邨 9 橦 
J15 秀茂坪南 寶達邨 4 橦、秀茂坪邨 2 橦、秀茂坪南邨(全部)
J16 寶達  寶達邨 9 橦 
  • 建議分區圖,和屋苑不完全重疊
    o 180726 b3D 

 

無獨有偶,銅鑼灣、大坑、啟業、葵涌等選區,均有地區人士質疑劃分不符合社區聯繫或自然地域,連部分建制派區議員亦聲稱事前未收到消息,對劃界建議感到震驚。 

 

醞釀劃界,由民政事務專員主導

事實上,選管會劃界過程封閉、指引含糊及無客觀標準,只會助長流言蜚語。選管會為區議會選區劃界,前半部分醞釀過程由當區民政事務專員主導、向地區人士摸底,以及決定選區命名。民政事務專員大多由政務官(AO)出任,與建制陣營關係千絲萬縷,建制派事前可探到的風聲,肯定比民主派多,相應地有利於提早部署、落區插旗。相反,民主派大部分時間被蒙在鼓裡,無法部署或部署失誤是常態,這或許亦解釋到,為何協調民主派參選的民主動力,協調名單只有約 280 人,對應 452 個區議會議席,實在還有太多「白區」無人應戰。到他們得悉區選劃界再籌謀,早已失了先機。

最後,選管會按既定劇本走完程序,7 月下旬公布了劃界初步建議,進行一個月公眾諮詢,在九龍和新界各辦一場諮詢會,就當作走完了程序。這個影響全港居民地區福祉、左右地區人士政治前途的「民主程序」,未免走得太兒戲。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