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區議會劃界,錯在整個選舉制》

昨天,選舉管理委員會公佈區議會下屆的劃界結果,多達接近三成(一百二十八個)選區遭到改劃,更有廿多個新選區出現,令明年區議會選舉更添變化。不少民主派區議員認為,今次的選舉劃界其實針對他們而來,透過劃走部分樓宇而令他們無法鞏固往日服務的地區的票源,最終影響他們選舉勝算。

在半民主或非民主地區、國家,選區劃界是一個讓政府維持選舉優勢、令親政府陣營鞏固鐵票的方式。在香港而言,重劃選區的故事自然又被描述成同一類的政府「出千」技倆。

選區重劃一事有沒有政治判斷,難以判定,皆因現時的劃界問題更像是一種官僚犯錯。其實這麼多屆的區議會劃界,都說要保留社區完整性,並要防止選區人口和選民比例失衡。不過,原則歸原則,最終不少區議會劃界都劃得一榻糊塗,難以理解它們如何保留社區完整性。

現時的選區劃界,一般都由當區的民政事務專員向選舉管理委員會建議,再由選舉管理委員會開會決定。不過按這制度來處理劃界,就很易養成官僚問題,相關公務員作劃界建議時,其實不少都只是機械的計算選民人數,隨意編排整個選區的結構,最終令不少現任區議員所服務的地區出現重大轉變,就如現任「超區」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有超過一半選區被劃走,其選區由私樓和公屋混合區域變成純公屋區域。這樣的制度無疑令區議員工作更不穩定,亦無助市民尋求區議員幫忙。

當然,民政事務專員沒有政治考慮,也不代表政府沒有,在哪裡加區、如何修改選區,都是政府可以作決定和建議的事;一些沒有增加選民數目但出現選區分拆、以致兩至三區低於標準人口的狀況,選管會亦要好好解釋以回應各界的問題。

不過整個區議會選舉最大問題,就是議席太多,但職能過於零碎,令這些區議員都淪為街坊保長,都需要以服務來維繫支持者。同時,選區面積太少,令選區劃分隨時出現龐大變動。因此,要解決區議會本身的問題,就應該改變選舉制度,將數個選區合成一個有完整社區的選區,以多議席單票制選出區議員,令這些區議員可以服務更多人,並提升區議會職能,注入不同的地區行政權力予區議員,他們毋須再做街坊保長,變成真正的政治工作者。

只要選區加大,劃界修改也自然會慢慢減少。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