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中國敢於亮劍無視世界秩序,歐盟寧助美國》

面對美國發動的貿易戰,中國一方面正準備一系列的報復措施以回應美國對中國貨品徵收的關稅,一方面亦同時試圖拉攏歐盟,冀組織中歐聯盟抗衡美國。然而,即使歐盟跟中國一樣,同時受到特朗普的關稅影響,但後者並沒有顯示任何聯中抗美的意圖,令總理李克強在中歐峰會上慘「食檸檬」。相反,歐盟與美國近日卻似漸行漸近,甚至有兩者聯手制衡中國的跡象。美國於 7 月 11 日的世貿對中國第七次貿易政策審議中,投訴中國在知識產權保障及產能過剩等方面的問題,並公開要求重新審視中國的世貿成員國地位。歐盟的代表不但沒有替中國講好說話,反而附和美國,譴責中國的貿易保護措施及對知識產權保障不足。

中國之所以在貿易戰中面臨四面楚歌,跟中國近年的各種「敢於亮劍」的外交政策令歐洲各國領袖逐漸懼怕中國崛起,有莫大關連。

歐洲大多數國家的領袖及美國的自由派,均認同廿一世紀的國際政治應建基於自由主義制度秩序(Liberal Institutional Order)。自由主義制度秩序的重點,在於國際關係應以條約及法律為根本,各國必須遵守國際組織的規定,恪守國際法及條約,當國與國之間發生衝突,應尋求多邊談判,及服從國際仲裁機構的裁決。

歐美主流之所以奉行自由主義制度秩序,是要避免世界重回二十世紀那種大國橫行霸道、弱國則任人擺佈、只講實力不講真理、終致戰禍連綿的恐怖狀況。

自中國加入世貿起,歐美各國曾冀望中國能加入自由主義制度秩序,在全球管治中擔當相當角色,為世界和平穩定出一分力。然而,自 2012 年起,歐洲各國逐漸發覺中國根本無意維持自由主義制度秩序,它們的良好願景似乎將會落空。

首先,中國加入世貿後,一直未有按照規定逐步開放市場,在保障知識產權等不同領域上,又對世貿規定陽奉陰違。此外,中國企業透過收買部份非洲國家領袖,獨霸這些國家的天然資源開採權,並對當地員工諸多剝削,做法如同當年歐洲的殖民者。

更令歐洲各國咋舌的是,中國自國勢日益強盛後,對國際法逐漸採取藐視的態度。在南海問題上,中國在仲裁過程中採取極為不合作的態度,亦完全否定仲裁庭按國際海洋法所作出的裁決。近年中國雖在南海問題上有所克制,但由始至終均無意按國際法律規定去解決領土爭端。

香港事務未必在歐洲諸國對華政策中佔一個極重要的位置,但北京在對港事務上所作的各種藐視國際法的行為,無疑加深了它們對中國崛起的恐懼。包括英國在內的歐洲各國因尊重主權的原則,加上在商務問題上有求於中國,故一直避免對香港事務過分干預,甚至默許、認同因應人大「八三一」框架而制訂的政改方案。北京卻因此視歐洲各國在對港事務上全面「跪低」,遂為所欲為,公然指「中英聯合聲明」已失效,只是一份歷史文件。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上,漠視源自該聲明的賦予香港的司法管轄權,跨境執法,以自己方式帶走英國公民李波。更令歐洲國家震驚的是,中國政府竟可漠視主權原則,未經任何國際法規定的程序,就擅自派人前往泰國拘捕瑞典公民桂民海,完全視別國的主權如無物。

中國近年各種專橫跋扈的外交舉措,已令歐盟各國極為疑懼,深怕中國一朝崛起,將以天朝體制處理外交事務,屆時它們只能對中國俯首稱臣,任其魚肉。因此,歐盟各國領袖內心其實均有意藉貿易戰重挫中國,只是礙於要維繫自由主義制度秩序,不便過份靠攏美國,但或仍會在關鍵時刻對中國作出極不利的舉措。

特朗普無視世貿對自由貿易的規定,貿然向世界各國徵收大額關稅,當然亦是破壞自由主義制度秩序的舉動。然而,歐洲各國始終相信美國的民主法治制度會對他作有效制約,大幅減低他對世界秩序的破壞。況且,美國政治不時會出現鐘擺效應,短則兩年,長則六年,應有機會由一位不認同特朗普政策的民主黨籍總統上台,美國屆時將會重回正軌。故兩害取其輕,歐盟各國還是希望美國在貿易戰佔上風。歐盟現在要做的,正是在亂局之際保衛自由主義制度秩序,靜待美國重回正軌,而不是採取以牙還牙的手段,聯中抗美。歐盟在此時與日本成立自貿區,正是鞏固自由主義制度秩序的重要一步。

中國近年無視世界秩序,在外交事務上經常「敢於亮劍」,終致失道寡助,在貿易戰中處於下風。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