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基哥要走下去,必要清楚定位》

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退出民協,計劃組織壓力團體。他表示,壓力團體能夠聚焦討論議題,不用像政黨般考慮社區工作及選票;但被問及會否參與未來補選,馮檢基顧左右而言他。顯然,基哥未知自己問題所在,還不明白他被外界唾棄的原因在於:他欠缺一個清晰立場。

的確,基哥講得對,「沒有人有資格批評另一人是否有參與民主運動」,當有人自詡派內盟主,一錘定音誰是派內人、誰是「無間道」時,那已經不是民主派。大家都無可否認馮檢基一早已獻身本港民主,亦都相信基哥離開自己一手創立的民協,心情一定好悲痛,「我四十年都俾咗社會、俾咗民協,民協對我係重要既平台去改變民生」。但,馮檢基代表著的是何種政治立場?面目模糊。

馮檢基被不少網民譏笑「政壇李克勤」,不只單單因為他從政幾十年都不退,還因為他有一種陳封了的老思維,優柔寡斷,成不了大事的感覺。馮檢基領導的民協,長期為立法會的一人政黨,在建制內外都未見起大作用,亦扮演不到關鍵少數。回歸前後的「又傾又砌」策略,變成了令人無所適從的政治現實派。馮檢基加入臨時立法會,好聽說發揮了監察作用,難聽點講便是政治花瓶,實際作用幾近是零。

到近年,屢次聽到民協要帶新人入立法會,最後名單排第一的都是基哥。新界西由廖成利、嚴天生出選,都年過半百而且接連選戰敗北,直到該黨前主席莫嘉嫻,大家視之為明日之星,卻多年不脫「阿二」。

交棒,變成了一個傳說,自己身體卻很誠實地卡位,整個政黨沒有大發展,人選亦十年如一日。當馮檢基 = 民協 = 立場不明 = 不選又選,這種由基哥衍生出來的立場不明確性,令民協在政治光譜上難以定位,加速泡沫化。

民協本身的地區勢力強而有力,但沒有進一步吸納更多資源去加大發展,反而區議員近年加快流失,寧願自立門戶或投向其他泛民政黨。這時民協本身就已淪為一個不大不小的壓力團體,政府諮詢政策時都未必問民協。

現在基哥說要再搞另一個壓力團體,就更加令人摸不著頭腦。《線報》就即時訪問過中大學者蔡子強,他指壓力團體在七十、八十年代曾發揮一定影響,但社會改變,當團體在議會沒有議席及票數,政府未必有需要理會。基哥從政多年,不會傻到不懂計數,因此另起爐灶的目標受質疑,陰謀論不散。基哥想建新平台,在現時政治形勢下發揮影響力,相信只會更舉步為艱。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