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燒貨、倒牛奶都唔益平民的計算》

Burberry 今年銷毀逾 2,800 萬英鎊的滯銷產品,上了新聞。無獨有偶,卡地亞等名錶滯銷後也是情願銷毀貨物都唔益街外人。突然間,名牌燒貨,成為了國際新聞。

很久之前,香港也試過有超級市場情願把賣不出的食物加入漂白水銷毀,也不情願捐給食物銀行,結果惹來輿論狙擊。

其中一個批判資本主義的經典故事,是奶農情願把奶倒入河,也不情願分給當時衣食成問題的市民百姓。由於生產要素沒有落入市民手上,形成眼中的「浪費」,所以很容易煽情鼓動階級鬥爭。

銷毀貨物的經濟商業理由,是要保存品牌價值和知識產權。如果品牌賣不出的貨物要被強制以低價賣出,那麼整個品牌價值會被破壞,同時高定價方式也會被無效化,因為總有顧客會守株待兔,等減價先出手,如果這類慣性一建立,就個個只買平貨,不買貴貨。以上等等,背後都係機會成本以及供求定律的計算。

當然,燒貨被批評,是因為民眾只著眼浪費資源的部分,被眼前的景象先入為主,卻沒有想到生產過程是歷盡艱辛,要各方投入勞力、資金、技術。要是沒有前者投入,就沒有後者浪費;不容許生產商浪費,就沒有盈利誘因,就連投入資金的動機都無埋。

生產商策略性燒貨,是世界通行的大勢,所以搞這些東西都是公關操作,關鍵在於如何做得低調。好像 Burberry,的確是用焚化方式燒貨,這難免引起環保友的煩惱。

國際間的大企業都識講企業責任,也就是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這甚至乎被加入成各地上市的 corporate governance 要求。佛利民講過企業的唯一社會責任就是以盈利為目標,即係賺錢至上。我個人是非常同意,但這種睇法比較反主流。

現在講企業責任是 stakeholder theory,即係把企業當成一個有機體,持份者不只是老闆、員工、供應商、客戶,有時環保人士、媒體都是持份者之一。這班人雖然不會直接影響商業運作,但他們可以鼓動輿論。負面品牌形象一建立,還不是損害了盈利?Stakeholder theory 和佛利民講的是殊途同歸,所以點解大公司要花 budget 搞公關、公共行政,也就是為了擋這類麻煩。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