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階下囚》

上訴庭駁回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定罪的上訴,我對減刑及減訟費的決定沒有意見,對於曾蔭權身體又不適了,又要乘機住在較舒適的覊留病房而不是往監倉送,我也不想批評。畢竟他已七十三歲了,由聖堂步入監房,由權傾一時而至身敗名裂,Paradise Lost,像撒旦由 Archangel 直墮地獄門(我非宗教人士,只依稀記得 Milton 的 Paradise Lost 是這樣講的)。曾蔭權這一切都由貪婪而起。

當初看到傳媒揭露曾蔭權的不當行為,我一點也不驚訝意外,他一向就給我這種印象,尤其是他在位時委任了湯顯明為廉政專員,為他守住後門,兩人是一丘之貉,跟涉及本案的黃楚標關係微妙。連湯顯明也可以獲委做肅貪倡廉的工作,就說明這行政長官的廉潔程度有多低。當然,兩人的關係要追溯到八十年代在工商署的時候的從屬關係。

曾特首當初被拘捕檢控時,on the facts unveiled in the media,我已覺得 he is guilty like hell;有人留言說會 no case to answer,沒有甚麼好拗的,放長雙眼睇囉。到了現在,看到結果喇。可能有人覺得塵埃未落,因為還有上訴至終審法院的一關,在我看來,這次上訴省回的四百萬訟費,夠花在終院的上訴,他必然一試,來個 all or nothing 的了斷。Well,律師一定贏,客仔輸贏律師都有賺,納稅人就一起科款相陪。

這類敏感度高的刑事案,辯方無所不用其極,一方面在網上製造輿論,在庭上則高姿態撐場,難怪陳官發火(所以我也寫了幾篇撐陳官,其中一篇:反駁的反駁 —— 我撐陳慶偉)。

這次上訴的主判詞是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法官(Andrew Macrae)撰寫的,他駕輕就熟。二零一四年審許仕仁案,麥官由上訴庭下降至原訟庭審(Justice of Appeal sitting as additional High Court Judge),處理的是同一法律議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由他這支大炮來壓陣,贏人兼贏陣。

曾生,省個錢入去續完那囹圄夢魘,計計數,十二個月的刑期,之前坐了六十三日,再坐下去,七除八扣,只剩下半年。食得鹹魚抵得渴,不甘心也無辦法,階下囚是貪婪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