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書展:紙品特賣場有感》

前文已述Middle 成為年度主題作家反映港人品味,到書展正式開羅,不禁越看越怪,有些變化來得快,有些事卻不變。

少少五點感想:

一、令部份網民嘩然、更令我驚奇的是,據報,香港書展文化活動顧問團成員表示,首輪獲提名的包括張小嫻及李碧華,二人婉拒後,以 Middle 替補。我驚奇的不是名家婉拒,更不是找別人替補,而是這麼赤裸公開說出來,令(本已被網民不齒的)Middle 更尷尬。我驚奇的是顧問團成員發言那麼不得體,不知書識禮,不人情世故。

二、如題,書展只淪為紙品特賣場。由當年的靚模風吹起、寫真集殺入書展,到現在 Game 模、前港姐等三十多人出寫真,符合毒男們去快靚正速食。

另有廉價即食『抽政治水』書,由零三年次文化堂帶起。講政治?不再深入講解,抽水就好,但卻是三個月後就過期的笑料,最後紙品價值無幾。

曾經,早幾年興治愈系作家,原來大家那麼需要治療,只因內心脆弱,過份自卑,而奢求外力.不懂面對現實,但求虛假短暫「小確幸、正能量」去心靈慰藉;到今年,那些鄺神 Middle 等仍然大賣。

一百幾十買本書,書商炒熱爭議性話題,引讀者買,下年再炒另一話題,大家就有賺。健康嗎?Who cares?

三、經過撲水面書專頁努力,書展有免費水可添,可謂功德無量。

四、早前,有媒體(又)指出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乃受中國所控,當然這不是甚麼新聞,但確實有朋友今年開始一入展場就無視它們(畢竟入書一樣,折扣又一樣),反而(新)發現細檔折扣更多,書種更多。

五、之前有圖書館報告說,香港最多人借閱的,不是甚麼中外名著或工具書,而是閃令令的旅遊書,及考評局報告。在紙品特賣場呢?不少人買了書只放在書架,看的少;更暢銷的是買給兒童的課外作業。是的,這都說是有用,但,真的必需?

真正愛書的,也許,一早已經對香港書展反感,也許看 Book,也許在外國網購入書,有得選擇,都未必再入散貨場(除非要支持出書朋友吧?)。

那麼,這個特賣場,在商業角度還有價值的,但文化上的重量呢?香港這個,還不是銅臭水源充足的文化沙漠?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