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書展辦得如台慶,真有香港特色》

今年看書展的報導,不覺得看見「文化」,感覺像看娛樂版。書展以「愛情文學」為展覽主題,海報以粉紅色底配以「九龍皇帝」式的文字,盡列愛情金句,已牽起「美與醜」的爭論;之後的報導,大部份都是顧問團挑選的十大作家應該或不應有誰的討論。不說,還以為在看電視台慶明星爭影月歷的新聞。香港書展原來真的好有「香港娛樂之都」的特色。

香港書展曾經是文化沙漠的一個綠州,即便是經過模特兒寫真洗劫後,貿發局都想方設法把書展重新帶返正軌,強調「正統文學格調」,推舉年度作家為其辦展覽、主題演講等,凸顯書展的傳揚文化的地位;但近年書展又回復至「跑數」的風格,曲高和寡的文化系列在前年便消失了,改為年度主題,由武俠文學開始,去年是旅行文學,到今年是「愛情文學」。每個主題都看得出其心意:市場化,每年度挑選十位作家,企圖用群星之力吸引媒體報導及書迷入場。

書展年年辦,但究竟香港書展的定位是甚麼呢?每年書展都是貿發局的一個招牌式項目,問題是,書展是否應交貿發局主辦,從「貿易發展」角度辦文化展覽?書展前後都有記者會,貿發局都預期入場人次創新高,但書展是一個文化項目,是否只追求入場人數越多越好?人數越多就代表香港人特別愛書?特別有文化?書商生意額增加是否就是每年書展的目標?書展市場化究竟是好是壞?是雅俗共賞,還是「掛羊頭賣狗肉」?

香港書展是香港的一張文化名片,單單追求市場化,對香港不見得是好處。把書展打造成散貨場及教科書集中地,更無助推動本港文化產業的進步。相反,外地文化人看見書展只是搶寫真、教科書的人,只會失笑覺得香港人文化水平之低,如此的「聞名不如一見」。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