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由陳嘉庚到田家炳》

多年以前,我為某日報撰寫一個以教育家為題材的系列專欄,杜威、蒙台梭利、蔡元培、陶行知等等,逐個寫去,都沒有問題。唯獨是寫到陳嘉庚,編輯打電話來大興問罪之師:陳嘉庚在廈門捐資興學,貢獻不小,但他沒有發明甚麼教育理論,能夠稱為「教育家」嗎?

這位編輯非常負責任,她的質疑也不無道理,不過她大概不知道寫陳嘉庚的這幾篇小文章引起了另一位人士的注意。田家炳老先生的一位助手打電話給我,問我要齊這幾篇小文章。他的助手還不忘問我:你也認同陳嘉庚的貢獻嗎?

那時候,我並不認識田老先生,只知道他是知名的教育慈善家。他捐資的範圍愈來愈大,香港以外,大江南北的中小學和師範大學,都經常找到他的踪跡。過了若干年,田家炳基金會聯絡我,希望我幫忙辦一個德育研討會,對象是他曾捐資或興辦的學校,原因是辦學只是興學工作的第一步,學校辦起來後還要協助它們發展,把學校辦好,才算功德圓滿。我從沒有聽說有教育慈善家的工作做到這麼深入的地步,便欣然參加了。

當時參與籌備工作的主要是田老先生的幾位兒子,再加上基金會的一些義工,然則田老先生的幾位兒子就是大義工了。他們一面要忙公司的事,另一面又要忙基金會和研討會的事,後者的重要性好像比生意更高一點,真的超乎我的想像之外。

我一直沒有甚麼機會親自接觸田家炳老先生,只曾在一些公開場合見過面,但他把辦學興教視為最重要的事業,則是誰都知道的。為了辦學,他把家住的大屋賣掉了,把名下的幾座大樓捐給基金會。他自奉甚廉,事必躬親,以朱柏盧的治家格言為自律和教育子弟的圭臬。他甚至認為:「中國的希望在教育。」

你說田家炳先生算不算教育家呢?他當然沒有發明過甚麼教育理論,但教育這回事,實踐很重要 —— 田老先生有信念,有承擔,有實踐,你說他不能算是教育家嗎?其實,這也是虛名而已,田老先生一生的踐行與貢獻,根本無須被一兩個名詞框住。

我可以肯定地說,田老先生不是一般的教育慈善家,他一生無悔,我們將會記住這個名字。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