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雙重否定》

以下電話對話,一方叫侵普,另一方叫普侵。有人說「普侵」是 Putin(俄文讀音)的另一個譯法,比「普京」更準確;這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們沒理由認為不是;或者說,沒理由不認為是;又或者說,沒理由不認為不是;不對,不是沒理由不認為不是……

普:我們在赫爾辛基談得很好,您在隨後的記者會上表現一流;為甚麼一回到華盛頓,就改口了?

侵:我承受的壓力不可謂不大,您不會看不到吧?他們竟罵我叛國!我不能不對我先前說的話作一點修正。不過您不需要不高興,雖然我明白您沒有理由不會不高興。我用的雙重否定的說法,表達的意思跟我先前說的其實沒有分別。

普:我雖然不是完全不懂你們的文法,但「雙重否定」和「否定」不會沒有分別吧!噢,您看,受了您的影響,我也開始用起雙重否定來了。

侵:按我們的慣用語法,雙重否定和簡單否定表達的意思是一樣的。例如當一個人說 I ain’t got no money,他就是說他沒錢,不是說他不是沒錢。同樣,That won’t do you no good 表示那對您沒好處,不是說那不會對您沒好處。所以,我回國後說的「我看不到任何理由不會是俄羅斯」,跟我在芬蘭說的「我看不到任何理由會是俄羅斯」,其實是同一個意思。

普:其他人似乎不是這樣理解。為了不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您不如再出來修正一次,多加一個不,說「我看不到任何理由不會不是俄羅斯」,那我會比較放心,起碼不會不放心。

侵:這個嗎…… 讓我想想;以那些笨蛋們的智商,我不能肯定三重否定不是他們不可以理解的。噢,還有一點:您建議讓我們負責調查所謂「俄國干預美國大選」的人員,到俄國與俄方人員合作調查;我說這簡直是 an incredible offer,可是那些笨蛋們卻不欣賞。

普:他們不同意您說這是 an incredible offer 嗎?即是說他們認為是 a credible offer 了,那不是更肯定嗎?因為 incredible 是「不可信」,credible 才是「可信」,不是嗎?

侵:不,incredible 不是「不可信」,是「精彩得不能相信」。

普:哦,我不能不說你們的語言有時很不合邏輯。但無論如何,不是精彩得不能相信,最少是精彩得可以相信吧?

侵:對不起,不能這麼理解。不過這不要緊,我已決定邀請您來華盛頓訪問,沒有人可以不讓我們的關係不發展。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