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離奇毒衣事件簿》

香港發生了一宗有趣的新聞,那就是消費者委員會發現有兩款校服出了問題,或會危害學生健康。

事情的來龍去脈是:消委會測試了二十二間校服供應商的四十九款校服,其中兩款含可致癌的染料「芳香胺」。這些染料主要位於連身裙上的配飾腰帶和襯衣上的綑邊,其濃度超出「安全標準」達一倍及七倍之多。然而,衣服的本體卻無問題。

筆者說它有趣,是因為不論消委會還是報章傳媒,都拿國內的相關標準作為安全與否的參照。一向鼓吹要合符「國際標準」、「普世價值」的香港傳媒,這次居然「北望神州」,實在是耐人尋味。

商人為謀暴利,不惜毒衣害人。這樣的事,可不是祖國的專利。在偉大的民主燈塔國,也曾流傳過這樣的都市傳說:

瑪莉(假名)買了件便宜又漂亮的裙子,在畢業典禮的晚會上穿著。瑪莉果然成了全場矚目的對象,個個男生爭相獻殷勤,把舞會上其他女孩子恨得牙癢癢地。正當瑪莉喜不自勝之際,突覺頭暈眼花,繼而上吐下瀉,不一會就香消玉殞了。

活生生的一個大姑娘,為什麼一下子就死了?警察第一樣要調查的目標就是同場的其他女生。是否出於妒嫉而下毒殺害死者呢?但很快就排除了這個可能性,因為瑪莉是死於福爾馬林中毒,一種用來處理屍體的防腐劑,而這種毒藥的來源正是那件漂亮的裙子,驗屍官從裙子上找到高濃度的福爾馬林。

那就引伸出第二條問題:用來醃死屍的藥,怎麼會跑到人穿的裙子上去呢?原來那是一連串的不幸所做成。

首先,有另一位年輕女孩子死了。紅顏薄命,這是第一樣不幸,而處理她屍首的禮儀師做事馬虎,把她泡完福爾馬林之後沒有充分抹乾淨,就為她穿上壽衣了,這是第二樣不幸。西方習俗和中國不同,家屬會讓往生者穿著祂生前最喜歡的衣服入殮,所以屍身上的福爾馬林就這樣倒滲到那女孩子最喜歡的一件漂亮裙子裡,這是第三樣不幸。之後她家屬所託非人,不肖的殯儀業者在她落葬前把她扒了個精光,把衣服、首飾等都拿去賣掉,這是第四樣不幸。瑪莉買到了那件吸滿了福爾馬林的裙子,穿在身上,讓藥水倒滲身體,引起中毒,這是第五樣不幸。就是這一連串的巧合,做成了這宗慘劇。

這件事聽起來駭人聽聞,但實際上根本不可能發生!因為福爾馬林這東西可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嗆鼻!而且極具刺激性,肌膚一旦沾上,便會馬上引起化學性灼傷,痛勝火燒十倍!所以就算瑪莉是個超級遲鈍冇感覺兼鼻塞的大白癡,舞會上的其他男生女生豈能察覺不到?

經過美國流言打假網站 snopes.com 的查證,這則傳聞最早出現於一九五零年代的一些地區報紙的花邊新聞。當其時,有好幾家大製衣廠使用了有毒的染料,導致消費者中毒入院,這醜聞風傳全美國,而殯儀業者偷盜陪葬品更是無日無之。因此,好事之徒便將之合而為一,創作出這則「生插鹹魚」(Embalmed Alive)的故事來。

但筆者想大家思考的,並不是美國人的創意,而是在這個例子上,衣服染料有毒是真的,殯儀業者偷東西也是真的,但兩項「真」的元素加起來,卻形成了一個「假」的故事。數學上有「負負得正」之說,但現實世界卻是「負負不正」,甚至乎「正正不正」!如今香港找到校服上有毒染料,超出中國標準所限數倍。這件事,天知道之後會演變成怎麼樣的流言!

另外,余某想和大家談一談歷史上真真正正發生過、有官方確實紀錄的「蓄意毒衫害人」事件。

一七六三年六月二十四日,一位叫 William Trent 的皮草商兼民兵隊長,奉命在原住民的聖地裡建立殖民陣地。兩位來自德拉瓦部落(Delaware)的使者告訴他,你們白人現在所駐紮的地方,是附近幾個強悍部落的聖地,如果你們不再撤走的話,他們便會把你們幹掉,因為德拉瓦和 Trent 家族有生意來往,是老交情,不忍見到你們遭受此劫,特此通知云云。

Trent 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千多謝萬多謝,並且送上兩塊名貴的毛毯、一條漂亮的絲巾給兩位使者,作為道謝的禮物。在恭送使者離去後,他在軍事日程上如此寫道:

Out of our regard to them we gave them two Blankets and an Handkerchief out of the Small Pox Hospital. I hope it will have the desired effect. 雖然和預計的不同,但總算將那天花病院的兩塊毯子和手巾送到他們手上了。希望它們能夠發揮預期作用。 ---- William Trent's Journal at Fort Pitt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