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民族黨被禁,泛民最高興》

日前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正考慮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的規定,禁止香港民族黨的運作。有此抽水良機,泛民中人當然要跳出來炮轟政府啦?至於台詞嘛?不用腦也猜得到,一定是什麼打壓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啊,違反《基本法》、國際人權公約啊。當然,是否真的違憲和國際公約,大家又不是法律專家,絕對是沒有人在意的。

不過,大家若是認為,泛民班友真的有心去幫民族黨,這便是大錯特錯。他們外表上幫民族黨說話,但各位細心聽他們的第一句話,都是來個先旨聲明,表明自己不支持港獨、不認同民族黨的主張。由此可見,他們其實是要劃清界線,同時擔心政府燒埋自己,才會跳出來嘈喧巴閉。

當然,泛民擔心政府禁完民族黨之後,會連他們都禁埋,其實是很多餘的。因為連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都知道,他們之所以被禁,是因為他們七一回歸當日,跑到台北出席台獨勢力舉辦的論壇。換句話說,政府今次出手,純粹是槍打出頭鳥,志在殺雞儆猴,警告泛民班友不要學人鬧港獨,越過中央的紅線。

問題是,傳統泛民除香港眾志之外,基本上沒人曾經主張港獨,連所謂的「自決」都沒提出過。他們連爭取所謂「真普選」,都是用《基本法》四十五條和六十八條為法理依據,可見他們不敢挑戰「一國兩制」的憲制秩序。用港澳辦前主任王光亞的說法,泛民從《基本法》角度看,根本也是廣義的建制派。

換句話說,泛民自香港回歸一刻起,便有着證明「一國兩制」成功落實的功能,並在北京的默許下存在。因此,泛民特別是傳統泛民,根本是無需擔心自己被人取締,中央和港府也不會取締他們。相反,所謂本土派以及自決派,提出了顛覆現行「一國兩制」憲制秩序的主張,北京和港府自然不能坐視不理。因此,香港眾志或者需要擔心被人取締,傳統泛民則完全不需要顧慮。

由於傳統泛民組織,根本不會受到影響,所以今次民族黨被禁的最大得益者,亦自然是他們。畢竟,自本土派崛起之後,傳統泛民便一直遭到對方的攻擊。泛民主張「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被本土派質疑沒有實效;他們主張建設民主中國,被本土派稱作「大中華膠」;他們舉行六四晚會、七一遊行,被本土派稱為「行禮如儀」。在本土派的連番狙擊下,傳統泛民開始遭到年青一代唾棄。

另一方面,因為雨傘運動而出名的年青泛民,也在本土派日益壯大下右傾,提出所謂的「自決」主張。由於本土派、自決派跟傳統泛民票源重疊,傳統泛民其實面對着兩面夾擊的問題。今次政府取締香港民族黨,有着瓦解本土派之效,自決派亦會為了將來的政治前途,放棄「自決」主張,回歸傳統泛民序列。可以說,政府今次取締民族黨,是客觀效果上消滅了傳統泛民的政敵,他們暗地裡又怎會不感到高興?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