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曾蔭權現象落幕》

之前曾蔭權就定罪和刑期提出上訴,今早上訴庭駁回定罪上訴,但將刑期減至十二個月,並將曾蔭權即時收押。

關於曾蔭權與富商來往關係,早於 2011 年在媒體曝光,並隨即被不同黨派和媒體狙擊,包括民主派在內的政客都批評曾蔭權做法不妥,更有政黨到廉政公署報案要求調查。不過,在審訊期間,不少前高官和各派政治人物都到法庭聽審,甚至撰寫求情信,為曾蔭權定罪和刑期作最後努力,只是最終事與願違。

當然,起訴曾蔭權這類高官,我相信都有政治因素存在,左右廉政公署與律政司的最終決定。尤其是這類案件,會對外界傳達甚麼信息都在相關部門考慮之列。不過,有些人覺得這案件是政治清算,是對曾蔭權過往較親近民主派的表現的一種否定,這種說法就真是非常奇怪了。

曾蔭權在任特首期間,曾有句名言「親疏有別」來形容他與不同黨派議員、政黨的關係,當然較親的就是建制派,要疏遠的自然是民主派,而這番言論確實受到當時民主派的斥責,指特首不應該抱這樣的態度來看待不同黨派。

當然,曾蔭權七年任內犯下的政治錯誤、衍生出的政治動盪也著實不多,反高鐵、五區總辭相比今天的政治形勢,肯定是小巫見大巫。梁振英所觸發的社會撕裂,嚴重的政治糾紛,都令香港社會疲於奔命。不少人會認為曾蔭權或董建華即使施政表現不佳,也未至於梁振英那般善於製造社會矛盾。在曾蔭權之前的求情信中,不少篇幅就談到其任內成功推動政改,社會矛盾不如今天嚴重。無可否認,在四名特首當中,曾蔭權的成就較高,同時任內社會情況較佳,政治矛盾不算尖銳。在今天的政治氣氛之下,要重返當日的政治環境,使議會運作正常,不同派別存有良性互動,已愈來愈困難。

不過,若將一切功績盡歸曾蔭權,也未免太過了,尤其是民主派仿佛打倒昨天的我,為曾蔭權盡力求情,也只是將所有好景日子投射至曾蔭權這個前特首身上而已。

民意是一樣很奇怪的東西,在曾蔭權時期,不少人認為董建華最少為人真誠,不像曾蔭權那般「世界仔」;而到了梁振英時期,就說曾蔭權最少是一個「香港仔」,是一個好人。對一個人的評價,數年間可以來回於天堂與地獄,豈不好笑。曾蔭權今天再度判囚,亦令「曾蔭權現象」進入落幕階段,縱使我認為他為官表現不錯,但功還功,過還過,就如對港英一樣,往事就不應再記,更不應投射太多。歷史在變,也會笑今天的人。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