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牛刀殺雞、意在儆猴?》

香港保安局就警方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經過長期觀察搜證後,基於維護國家安全、公眾安全及公眾秩序,要求局長行使《社團條例》第八條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待刋憲生效後,民族黨將會成為非法團體,不能再運作,任何人員協助事務,即屬違法,此外如果有人參與非法社團行事、集會、付款援助,提供場地舉行集會、煽惑加入這些組織等,都是犯罪行為。

反對派對民族黨被指違反《社團條例》,自然猛力批評,例如公民黨楊岳橋一方面表明不認同「港獨」,卻指政府「殺雞用牛刀」,社團條例原意是取締黑社會,但現在卻用作取締政治組織。楊大狀可能不清楚中國歷史,不少最後淪為打家劫舍的組織,開始時都打著起義舉事的旗幟。

要明辨是非,就要基於真相,且來看看民族黨的部分「威水史」:

  • 2016 年 3 月:陳浩天成立「香港民族黨」並擔任召集人,網頁上的第一條宗旨就強調「香港獨立」,並曾揚言「會採取任何有效的抗爭手段爭取香港獨立,包括議會抗爭、罷工、罷課、罷市等,為保障港人利益,會以武力回應」。
  • 2016 年 7 月:報名循新界西參選立法會選舉,拒簽署申明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被裁定提名無效。在參選被拒後,推出「中學政治啟蒙計劃」,在多間學校外派發單張,聲言會為有意推動「港獨」的中學生提供支援,協助成立「港獨」組織。
  • 2018 年 3 月:與外國勢力結盟,與日、台、印等反華分子籌備成立「自由印太聯盟」,表示要聯合周邊地區圍堵中國;在「台獨」組織的籌款宴會,與「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時代力量」等分裂組織宣稱「共同抵禦中國霸權」,更在現場高舉代表標誌分裂的旗幟。

從理念、活動、聯繋都清楚表明有足夠理據,證明民族黨有計劃、有行動推動「港獨」,加上民族黨的言論如提倡「武力回應」等,牽涉鼓吹暴力行為,令當局決定建議禁止香港民族黨的運作。

民族黨是眾多明裏暗裏宣揚「港獨」的所謂「自決派」中,最為肆無忌憚的組織。尤其是最近有不少反對派人士,包括本土派、公民黨等,雖然明面上表示不支持、甚至反對「港獨」,但卻又以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來包裝,支持「港獨」人士的活動,因此殺雞儆猴,事在必行。

長久以來,香港暴力抗爭的成本非常低,通過言語煽動更基本上是零成本,一些踩界的言論和宣傳活動亦從未受阻撓,甚至很容易得到廣泛的報導和關注。從策動反國教和違法佔領開始,標謗出位和抗爭的言論很容易上位,兼而抱著「精人出口、笨人出手」的態度,藏在背後推波助瀾的危險人物,反而能避過法律制裁,這就令抗爭言行愈發極端,並且屢屢抵觸港獨紅線。反對派又慣性地黨同伐異,以爭取自由為藉口,來測試現屆特區政府處理「港獨」的態度。

其中今年三月戴耀廷在台灣出席論壇時,提及中國日後成民主國家後,香港可考慮成立「獨立國家」,發言當中雖然刻意加入許多所謂假設情況,但核心離不開宣揚「港獨」。民主黨何俊仁,就說大家都知戴耀廷是學者,可以完全不同意他的說話,毋須對他的說話上綱上線。然而,這個台灣活動還有其他宣揚分裂中國人士參與,包括「台、疆、藏、蒙、港獨」人士,其發言更不是一個普通學者在課堂上的討論,加上他發起違法佔領,是社運人士,更不可能將他的言論理解成學術研究。

更何況,如果說言論自由可以凌駕一切,人民有完全的結社自由,那是否說我們可以容忍宣傳軟性毒品也有其效用,也毋須提醒大家不要誤入黑社會;別忘記,就連表面上是商業活動的傳銷或投資,也曾經令不少人傾家盪產,我們又怎可以對言論、對結社掉以輕心?

言論誘導,在現世代配合互聯網可以產生非常可怕的嚴重後果,如果容讓少數人的自由,導致社會動盪、秩序敗壞,這又由誰來承擔?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