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廚師比大學生更有競爭力》

日前,青年發展委員會副主席劉鳴煒出席賽馬會青年研討會,致辭時指出大學生月薪只有 1.3 萬元,呼籲學生和家長不要再單一迷戀「大學就是成功出路」。

作為超級富二代,負責青年事務,還講過「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的惹火言論,劉鳴煒負有「原罪」。不少人直斥他指讀書無用,更扯到要「父幹」云云。然而,學位量化寬鬆,又有誰人真能否認「讀書無用」這個客觀事實呢?

當然,網民的牢騷也沒錯,以今日的貧富懸殊,除了父幹母幹,夫幹妻幹之外,也的確沒有其他向上流動階梯途徑。

在此,我講一段歷史:在清朝末年,西方列強入侵,中國人赫然發現,原來官員入仕所讀的四書五經,根本沒有作用,要搞強一個政府,管理學和科學才是硬道理。

另一段歷史則是,清朝初期至末期,人口大增了三倍,識字率增加,考取到秀才、舉人等功名的也大為增加,但官員的數目,康熙時有 24,150 名,到了道光、咸豐期間,卻只增至 26,355 名,這豈不是學位量化寬鬆,但上流階梯卻並沒有相應的擴闊?因而造成了社會不穩,洪秀全便是一名不第秀才,鬧出一場太平天國,搞垮了清朝的半壁江山。

查實學位量化寬鬆,課本知識不切實際,均是從古皆有。我常常說,工商管理之中,以銷售最為重要,從保險到銀行,甚至李嘉誠起家,也是靠銷售能力,但我們在學校,著重對抗式的辯論、one-to-many 的 presentation,有沒有教「人性的弱點」推銷口才?

日前,一位網民鋪文:「姪仔今年 DSE 考 34 分…… 佢竟然話要去讀廚,仲話之後要去日本學師…… 佢話,佢咁俾心機考好個試只係因為當年個老師串佢廢,同埋要考得好先可以大大聲咁講呢個試根本係垃圾。我好欣賞佢夠膽去追夢,但我更擔心佢日後會後悔……」

對此,我只能說,學廚比大學科目更加高深,要學農業、化學、生物、烹飪,比工商管理困難一百倍。不消說的,廚師比大學生更有競爭力,別說 Gordon Ramsay,熾哥都上市了!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