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德平《味道系列.序》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中文高級文憑十三篇《味道系列》序言:

寫在十三篇前面:味道是最悠久的記憶

————————————————————

 

有人說:「味道是最悠久的記憶」。那是因為味道總離不開回憶,回憶總離不開那份久藏心底的情感。

寫在序言之前:我的味覺回憶

從香港到老家福建,中間是「七百公里」的距離。小時候,公路未開、高鐵未通,回去一次,就要一天一夜。有時候,我們會坐船,有時候,我們會坐車。無論坐船,還是坐車,我的回憶總是夾雜着汗水的酸臭與粕丸的焦香味道。

粕丸是我小時候最愛的家鄉小食。其實,不光是兒時,到現在我還是一樣的鍾愛它。

粕丸,這是我近來才學會寫的名字,以前,我只會用不純正的閩南話去念,一直都不知道它的寫法。字典告訴我,「粕」是酒糟的意思。大概,閩南先民當初研製時,曾經加入了酒糟作為佐料。書本告訴我,「酒糟入饌」是中原菜與閩菜融合的一種表現。後來,我從東漢劉熙的《釋名》知道,「粕」與「魄」相通。似乎,我的魂魄與這一坨豚肉已經緊緊的繫連在一起。

製作粕丸的材料很簡單,重點在豬肉的質量,最好是半肥半瘦的脢肉。雖然現在有絞肉機代勞,但還是人手剁碎較有口感。預備好豬肉後,要加入切碎的乾䓤頭及拍碎的茡薺,並且拌入適量的五香粉、鹽巴與閩菜之魂 —— 蕃薯粉。把所有材料拌勻後,握捏成團子的形狀,然後沾上雞蛋漿,放到油鍋裡炸。炸至金黃香脆後,一道香噴噴的粕丸完成了。

  • o 180718 b8a

宋朝李覯有一首詩:「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極天涯不見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還被暮雲遮」,道盡天涯浪子對家鄉的一種思念。人,不能突破物理的限制,但是味道可以衝破重重山巒,把味道化為甘美的回憶,緩解對家鄉的思念。

序言:翠嶺斯文.「味道」

研究味道的專家說:「嗅覺和情感是一體兩面」,它可以召喚出埋藏深處的情感,而且比身體上任何一個器官還要迅速。

十三篇文章來自十三位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中文高級文憑同學,他們用筆墨書寫味道,用味道喚醒回憶。薏粑、艾粄、茶粿,以及叮叮糖,一樣又一樣的傳統美味,衝擊着記憶中的味蕾,把那年那月的味道,從腦海的深處提昇到目前。或許,就像麥玉婷同學所說:「人長大了,對小時候的味道,總是情有獨鍾。那一個歲月、那一種味道,在往後的歲月中,總是縈繞在我的心頭,曾經的畫面,那一份喜愛,仍舊歷歷在目。」

無怪乎大詩人汪曾祺面對着滑膩黏糯的小丸子,會感歎地說出一句:「帶著雨珠的緬桂花使我的心軟軟的,不是懷人,是思鄉。」

  • 葉德平博士,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於《香港商報》、《教協報》等撰寫專欄,近著有《圍城苦戰 ── 保衛香港十八天》、《戰鬥在香港 ── 抗日老兵的口述故事》、《古樹發奇香 ── 消失中的香港客家非遺》、《回緬歲月一甲子 ── 坑口風物志》及《小學生.古詩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