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社團條例,終於出鞘》

久未運作、一度被人認為已經消失的本土派團體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忽然一大早就對傳媒表示,警方向保安局建議按《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禁止其繼續運作。根據陳浩天的說法,警方在給予他的文件當中,鉅細靡遺地提述民族黨自創立開始的言行、活動及相關報導等,反映警方一直都有關注這些政治團體的運作有否涉及「危害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本地政治團體和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這兩項《社團條例》所禁止的事項。

一條《公安條例》,一條《社團條例》,都是殖民政府留下來希望整頓香港黑幫和左右兩派活動的條例,打擊犯罪行為,以維持香港的社會穩定。在九七時,香港臨時立法會反倒推翻原立法局所作的決議,復原《公安條例》對遊行、示威的規定,令香港的集會、示威自由受到更大限制。《社團條例》一向未成焦點,皆因過往警方在社團註冊問題上都是採取較為鬆動的做法,未出現太多政治問題。

可是過往數年間,新興政團不論是公司註冊或是社團註冊,都出現相當多問題,甚至銀行戶口開設都存有阻力,其實這已經是政治結社自由收緊的警號,今次利用《社團條例》打擊涉及港獨的組織,也就在這不久之後發生。此形勢下,不只《公安條例》、《社團條例》,可能下一步就會輪到《公司條例》。根據現時的《公司條例》,公司註冊處處長權力非常龐大,可以根據條例,在「公司設立登記後,如發現其設立登記或其它登記事項有違法情形時」就不讓公司申請通過。當然這條條例本身,是針對公司的帳目或其設立目的,但也可以延伸,令整個法例的涵蓋範圍更闊,最終令公司註冊制度都變成政治審查制度。

在今日的香港政治環境下,陸續將一些本身並非政治方面的法律用於政治上,絕非不可能的事。大家都不要再認為,政治歸政治,法律歸法律,這情況在今日香港的環境下,難以再存在這樣的規矩。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