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舊事休提,望馮檢基再度發光發熱》

新政府上場一年,政壇轉吹和風,讓一宗重要的政界新聞卻被市民所忽視。馮檢基上周與民協一同召開記者會,正式宣布退黨,他還表示去年立法會選舉敗選時已有打算,經過一番掙扎,經民協成員挽留,最終也決定離開。

隨著新興政黨冒起,民協這類立場沒有那麼激的溫和泛民小政黨,在立法會及區議會的議席不斷減少;加上馮檢基年紀漸大,魅力漸減,還經歷了立法會敗陣,補選被勸退,因此近年不斷有意見認為他應退下來讓予新的領導者。如今馮檢基有此決定,讓支持者既有遺憾,又有盼望。

馮檢基是筆者相當欣賞的政客,他發光發熱之時,筆者一家正是其選區的公屋居民,每當有屋邨事務向其查詢或幫忙,他也很快提供協助,而且處理恰當,是一名盡責實幹的好議員,而且歷年在深水埗推動社區中心和就業培訓,幫到不少區內居民。如今他要在政黨步向衰落時黯然退下,還是有點可惜。

無巧不成話,筆者相當欣賞的英國球隊領隊,阿仙奴的雲加,也是在今年因戰績表現不濟,在各界壓力下無奈離開阿仙奴。雖然如此,兩人也曾為其機構及各自的界別作出奠基性的貢獻,而且仍然有力再上一層樓。

回顧過去,馮檢基用了三十多年青春在民協,其對政治、地區事務的寶貴經驗,絕對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離開民協,既可免去戀棧權位、阻礙年輕人上位的指控,又可為敗選承擔責任,不論是民協及其個人也可重新出發,可說是一舉多得。

今次馮檢基退黨並非像一些政界人物般另組新黨「搶飯碗」,而是重組一個無政黨背景的壓力團體,吸引人才及監察政府施政。此舉既防止泛民陣營進一步碎片化,又可以另一角度監察政府施政,為泛民陣營樹立一個好榜樣。

民主派立法會初選時,馮檢基出選一度引起不少同路人批評,他認為自己「最有機會勝出」的說法更惹來一片咒罵之聲,但事實卻證明了其說法,姚松炎相較馮檢基,缺乏地區工作而空降該區出選,結果在不少公屋區失票,若換轉是馮檢基出選,相信已可穩操勝劵。此戰亦證明馮檢基的地區實務經驗至今在泛民陣營中仍是無可取替的,更是民協的重要資產,其退黨是民協的一大損失。

舊時已過,追悔無益,希望馮檢基與民協、以至全泛民陣營,將來仍可保持緊密合作,並透過新組成的壓力團體繼續在其擅長的民生事務方面監察政府施政,繼續為香港市民謀福祉。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