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引社團條例封殺民族黨,刀仔鋸大樹》

政府破天荒引用《社團條例》把提倡港獨的香港民族黨的運作禁止,有民主派議員形容是「用大炮射一隻蚊」,即是手段與目的不相稱,殺雞用牛刀。

非也,筆者倒認為,政府是在刀仔鋸大樹,藉著民族黨一事去執行更大任務:試用新的法律資源去鉗制危害國家安全的政治團體。這更會影響廿三條立法的走向。

港獨團體窮途末路,何以再重擊?

民族黨以至多個支持港獨或自決的組織,早已不復當年勇。誠然,過去兩年,中央和特區政府早已祭出不同的行政及法律手段,阻止提倡港獨或自決的人士及團體建立政治影響力和散播思想。由「確認書」阻截他們參選立法會,到他們當選後 DQ,到公司註冊不獲批,令這些團體無法開銀行戶口和接受捐款,均對他們的政治活動造成重大障礙。例如 2016 年初成立的香港眾志,便苦等兩年公司註冊最終被拒,以致他們接受捐款和公開招募黨員遇挫,加上羅冠聰被 DQ,丟了立法會的平台及資源,影響力已大不如前。青年新政亦如是,在佔領運動後一度氣勢如虹,派員參加五區立法會選舉並囊括兩個議席,但如今游蕙禎鋃鐺入獄,梁頌恆淡出政圈,二人還背負大筆債務及律師費用,梁頌恆近日指青年新政將會清盤,亦感嘆新興政團已走到末路。

至於今次主角,主張港獨、武裝革命的香港民族黨,一直以來只是口頭勇武,除了 2016 年陳浩天被拒參選立法會後號召逾千人到添馬公園集會,此後再無大型行動,號召力成疑,民族黨儼如陳浩天的一人團體。

政府首次奠出《社團條例》封殺半死不活的民族黨,筆者敢斷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以維護國家安全之名、收緊政治團體規管的第一步。未來事情有兩個進路發展。

維護國家安全任務,輿論和法院將左右走向

其一是試水溫,測試《社團條例》的適用程度。《社團條例》第 8 條「禁止社團的運作」原本只適用於「對香港的安全或對公眾安寧或公眾秩序造成損害」者,主要是三合會組織;但在九七回歸前夕由臨時立法會通過修例,賦予警方的社團事務主任可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禁止社團運作,權力猶如 DQ 參選人的選舉主任,何謂擁護《基本法》和效忠國家及特區,何謂維護國家安全,大有詮釋空間及主觀性。

測試的水溫有兩方面:其一是民情,倘今次宰割民族黨未遇社會強烈反彈,未來透過同一條例限制其他政治團體的機會將更大,例如散播港獨的大學學生會、民間論政組織,被取締也非天荒夜譚;其二是司法機關,《社團條例》可禁止團體運作的權力,與《基本法》賦予港人的結社自由,如何調和兩者的矛盾,結社自由的限度何在,法院遲早要處理。

第二個進路就是廿三條立法的走向。通過試水溫,中央和港府能更深入研判使用現有法律資源維護國家安全的可行性。若引用《社團條例》DQ 政黨遇上民情和法律上的重大挑戰,另立新法去履行《基本法》廿三條的迫切性就更大。

因此,政府奠出《社團條例》打擊香港民族黨,絕不如部分人想像是殺雞用牛刀,《社團條例》是「刀仔」,鋸的「大樹」乃是立法維護國家安全、防止顛覆或分裂國家的重大任務。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