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堃泰《再工業化,結果都是地產》

小米在香港上市,引來怨聲載道。抱怨的,不只是那位被小米公關玩弄了一個早上的本地記者,更是一眾多年來貢獻香港的科技中小企。

全球科網巨企,除了有資本作跨地域、跨行業的垂直壟斷外,開拓香港市場時更有政府提燈引路,甚至可以「攞正牌打茅波」。一眾科技本地薑默默耕耘,卻落得自己的政府「寧予外賊,不予家奴」,實在只能望門興嘆。

政府說香港要再工業化,其中一個範疇就是科技產業。然而,科技園公司管轄的工業邨,說穿了都只是個地產項目。科技園以極平租金吸引科技公司進駐,一心想他們會提供平價雲端服務。可惜事與願違,那些園內租戶卻是將工業邨內不可分租的空間都透過分銷商以白色標籤(White Label)形式分租出去,猶如將租回來的單位劃成劏房再出租。

國際巨擎來港,便可以透過引路人去「租非法劏房」,享受低於市價的租金。實則科技園「隻眼開隻眼閉」間接容許不公平競爭,一直存在。一眾守法的本地中小企,就只能捱貴租使用科技園以外的數據中心。這亦解釋了為何香港本地科技公司的雲端服務價格居高不下,連在本地市場發展也是舉步為艱。

國際巨擎只是租個場,政府就說處處歡迎;對本地中小企科網公司苟延殘喘,卻置若罔聞。更誇張的是,在將軍澳工業邨的跨國科技企業 Global Switch 竟然亳不避嫌地在年報及投資文件表明,正在與科技園洽商利用邨內的剩餘地積比進行擴建。一旦成事,即證明科技園縱容尋租行為。

當一干人等都盡想用平價租地再分租出去賺錢,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地產項目,談何推動創科發展?不少曾經進駐科技園的創科公司終須離場,說到底,將香港創科發展給予一個只懂尋租、不顧程序公義的官僚機構,受害的不只是香港的科技中小企,而是香港的經濟未來。

  • 巫堃泰,香港大學法學(人權法)碩士,「立言香港」共同發起人,曾參與並帶領多場社會運動,熱衷公共政策倡議,期望利用創意帶動社會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