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GoBeeBike 結業不代表共享無得做》

共享單車公司 GoBee.Bike 突然宣佈結業,有不少網民說共享服務在香港無法生存,但其實好大原因取決於,共享單車在港又有幾大需求呢?

共享經濟著重「分享」取代「擁有」,強調善用網絡平台,把閒置的資源或技能以低於原市價的收費分享給有需要的人。這個經濟模式下,閒置的資源得以盡用,租用的人可以節省開支並減少衝動消費,出租者亦可以賺得外快,造成多贏局面。

GoBee.Bike 是否算得上共享公司,本來都有點疑問,因為 GoBee.Bike 的單車非各個市民的閒置工具而是該公司的財產,GoBee.Bike 只是利用 GPS 和二維碼技術等發揮集體力量做生意罷。

GoBee.Bike 結業,網民輕易說出不同死因,如用戶體驗差、按金太高、經常壞車。本港市場競爭大,內地來港的共享單車 ofo(小黃車)更加把 GoBee.Bike 殺到片甲不留。及至違泊問題,香港人又被指不自律,未能適應共享單車文化。

這些都被指為 GoBee.Bike 水土不服的原因,但 GoBee.Bike最大的死因在於香港公共交通網絡完備,市民出入方便,港鐵網絡幅蓋廣,巴士班次密,還有小巴、的士等服務,市民對共享單車需求不大;而且香港非單車友善的城市,最終共享單車會造成人車爭路,反而製造更多社會問題。相反在台灣、新加坡,地方較大,對汽車數目的規管都較嚴,故可以容許單車在市面自由行走。

內地共享單車令不少商家發達,全因內地對單車有實際需要!內地塞車問題十分嚴重,大多數市民選擇公共交通、尤其是地鐵出行,不過內地地鐵人均設站少,站與站之間的距離遠,從地鐵站有很大機會要再步行五百至一千米才能到達目的地。不少民眾面對「最後一里路」的問題,單車便是一個好選擇。

香港要成功做到共享的生意,應該針對本地要解決的問題,最直接的就是土地問題。香港近年有不少共享居住空間、共享辦公室的出現,都能殺出血路。土地不足洐生出不少其他問題,例如酒店不足,一些共享住宅作民宿的模式如 Airbnb,只要法例鬆綁都應該有發揮空間。

另外,針對一些本港存在已久的壟斷,共享也有可為,如 Uber 對抗的士,餐飲 app 針對連鎖飲食集團等。這些能配合香港文化土壤,都是共享經濟在香港發展的商機。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