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語重心長的黃子華》

首先要聲明,下文充滿劇透,看官自行判斷是否讀下去。筆者忍不住要提前說說黃子華,因為太精彩,實在要評論一下。

他曾經支持佔中,但若果以為今天他抱有相同立場,似乎觀眾還未看懂他「最後的棟篤笑」。這次雖然有批評警察,但對於警察普遍被人長期「問候老母」(粗口謾罵),他是深表同情,而當他的超齡「朋友」阿強旅行後回港穿上「生於亂世」的衫擺姿態,他多次諷刺,還形容他被阿爺教訓,完全沒有認同他的意思。不過最嚴厲的還是質疑「用愛與和平佔中」不切實際,只用愛與和平是連女友也佔領不到的,更何況中環/香港。

聽到這兒,真的害怕黃絲會罵他變節,但最後連《蘋果日報》也沒有聲討,足見子華的男神魅力,亦證明他說話的技巧超人,幽默感果然可以拯救世界。

有一部分自我定性為黃絲的朋友,看完這次棟篤笑後,沾沾自喜說黃子華替他們串爆不問政治的香港人,但他們好像沒聽懂黃子華如何厭惡「一竹篙打一船人,甚至把救生艇也打沉」的概念。黃子華說自己曾嬉笑扮北京腔,竟因此被一個摯友討厭,連自己也覺得誇張,背後就隱含如今年青人一刀切討厭大陸的想法。這次黃子華想說的正是社會過分簡單地把人民定性為黃色或藍色,大家宣之於口的所謂批判,就正是社會大撕裂的主因。

回看歷史脈絡,他從「馬照跑、舞照跳」說到「雞照叫」(這個可以參詳一九八四年大富豪夜總會的開幕始末),希望由歷史開始談起,希望現在的香港人,首先要正視香港的歷史,這才能分析當下的問題。他一如史評家的口吻,評價鄧小平在政治聲明中的「馬照跑、舞照跳」承諾,代表了嫖賭飲蕩吹裡一半活動可以如常繼續,在國際舞台上實屬少有。

你以為他在歌頌鄧小平,其實他要說的是,連鄧小平都要尊重的香港自由,正正就是來自香港昔日的、但今天不復見的包容性。他舉了兩個例子,表面上罵網民的不尊重、不包容:一、有人在生日會被人留言咒死;二、個別人士稱讚一齣電影時,不認同的人會咒他全家落地獄。網民的行為與大家所追求的民主和文明,又或所懷念的的昔日黃金年代,相距極遠。以「面斥不雅」作社會核心價值的年代,潛共識是大家都是有識有禮之士,在不同場所會做適當的事情。在今天,這一切都蕩然無存了。

不過他反諷大家懷緬黃金時代,令觀眾去反思每一個年代都有它的社會問題,例如當時在香港生活可以隨街被黑社會砍死,那段香港人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光其實是人人拿「著數」(佔便宜)的時光,但另一邊廂,大家卻喜歡賑災,徹夜不眠也毫不計較地看表演和捐錢。他由此歸納香港的核心價值,從來就是「沒有價值」。我認為,他是要道明這種「沒有價值、定理、口號」的香港本性正是社會撕裂的原因。

他最後挑了最敏感的議題去發言:為性工作者、同志及陳冠希平反,把自己等同這批被社會唾棄的人。他把自己等同被打者,既然已是被打者,就痛快說盡,把所有會「被打」的政見都一次過吐出來。

他這份以「辭去不幹」去說服大家正視社會問題的誠意,大家會理解到多少呢?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