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港鐵烽火連天,立法會議員點解奉旨放暑假?》

一年容易又抖暑,立法會每逢七月中至十月上旬都放暑假,暑期仲長過中小學生。其實抖暑慣例源於英國殖民地制度,但回歸後至今未廢黜,如今港鐵工程醜聞越爆越多之際,行政立法機關仍休會兩個半月,代議士每月近十萬元薪酬袋袋平安,安樂地度假休憩,小市民如我實在嘖嘖稱奇。

今年度最後一次大會會期去到七月十二日,各個法案和事務委員會就排期到七月二十日,此後若無極重大事件而需要立法會主席按議事規則召開特別會議(別忘了梁君彥向來不批准所有緊急質詢兼喜愛提早散會),議員們就要到十月上旬才再開會。

香港又不是熱到無法出門,影響健康,議員坐在冷氣房開會,為何要放暑假呢?行政、立法機關抖暑其實並非法例規定,而是源自英國殖民地安排,當時有實際需要:英國官員、議員者眾,需要時間長途跋涉回家共聚天倫,這解釋了為何抖暑時間特別長。英國議會亦有類似規定,方便民選議員由倫敦回到較偏遠的選區會見選民,箍好票源。

反觀香港,以筆者與議員們多年來交往的經驗,固然有議員趁暑假回社區服務(由金鐘返到新界西都只係一個幾鐘),但大部分議員其實已一早計劃好旅遊散心行程,在會期完結後三兩天,往往鳥獸散,散落到全球不同角落,然後其 Facebook 會被外遊玩樂照片佔據。政黨的記者會或示威行動人影寥寥,甚至有時候政治記者連找政黨議員回應重要事件也有難度,新聞版面就用議員玩樂的消閒八卦來填充。

公眾憂沙中線安全,議員卻後天下之憂而憂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場後,社會的紛爭的確減少,處於休養生息狀態,行政立法關係改善,但議會是否無事可議呢?絕對不是。休會前最具爭議的,要數港鐵沙中線工程醜聞,工程問題越揭越多,港鐵及承建商與分判商仍未清楚交代,嚴重起來有機會倒塌、入水、漏電等等,關乎普羅大眾安全。

大會在最後一次會議,辯論引用「特權法」調查但被否決,田北辰提出的「改革港鐵公司管治」議案則未有機會辯論。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在七月十二日就傳召了分判商「中科興業」回應議員提問,更意外爆出另一項工程質量問題(紅磡站本應落輕石屎之處混雜泥頭等廢料)!但跟進戛然而止,皆因議員要放暑假,難道議員的個人利益比公眾利益還要大?

我絕對同意議員也有家庭,也要 work-life balance,也想在排山倒海的會議中喘息,但抖暑時間未免太長。背負選民期望、以公帑支薪的尊貴議員,理應反省角色,主動提出縮減暑假。正如行政會議由上屆特首起,大幅減少暑假休會長度,做法值得議會仿效。

根據《立法會條例》第九及十條,立法會每個年度的會期及首次會議日期、時間由行政長官指明並刊憲,我相信如果議員有共識,並與行政機關商討,行政長官也沒理由反對立法會議員履行職責。關鍵在於尊貴的議員能否與民同憂,戰勝人的惰性。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