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音樂跑進天水圍》

立法會「收爐」之際舉辦午間音樂會,今次前來演出的是「香港青年音樂訓練基金」的近百位青少年,創辦人兼指揮是蕭炯柱先生(通常被介紹為「前高官」)。我們幾位立法會議員也「落水」參與演唱和伴奏《萬水千山縱橫》一曲,我和陳沛然議員幫忙打鼓,陳淑莊、盧偉國、范國威三位議員加上秘書長陳維安則在台前高歌。雖然我們只是玩票性質,唱奏都出現「入錯位」的「瘀事」,但百人齊奏,氣勢磅礴,聲震立法會大堂,足以掩蓋我們的瑕疵,成就一次令人回味的演出。

  • o 180716 b2a

為了準備這次演出,我們幾位議員倒是下過苦功的,並且在兩個星期前的一個週末,跑到老遠的天水圍,在一間小學的禮堂與團員一起綵排。

為甚麼是天水圍呢?

原來天水圍就是「香港青年音樂訓練基金」的基地。基金的英文全名是 Music for Our Young Foundation(MOY),中文名為「音樂訓練」,但更重要的恐怕是洋名裏的「為了青年」(for our young)。

據蕭炯柱介紹,當年他因為天水圍某校裏有學生吸毒,應邀前去辦樂團。後來他發現當地不少孩子非常羞怯,連市區也沒去過,於是他改了宗旨。

演出後他接受我的訪問說:「我的目的不是培養音樂人才,因此我不挑選參加者,想參加就進來。我只是想他們可以大大方方地站出來,可以和音樂做朋友。」(大意)

蕭炯柱的想法,令我想起我中學母校一位已退任的神父校監,這位神父校監平素也喜歡音樂夾 Band。有一年學校獲優質教育基金津貼辦了一個西樂團,大家興致勃勃地辦了一年,可是那個優質基金的資助一年就結束了,沒有後續,沒錢更換樂器更沒錢聘教練指揮。當時的校長在會議上聳聳肩說,政策如此,沒辦法,樂團要停辦了,此時神父校監突然嚴肅起來,向校長說:「我們這個地區都是基層老百姓,學校不給他們機會學音樂,他們便沒有機會了!」

我打從心裏敬佩這位神父,這就是管理學上講的 Mission 使命;而蕭炯柱當天也說了同一句話:給他們一個機會。

音樂是跨越種族的語言,但學習這種「語言」需要金錢,基層往往難以應付。有些學校以「一生一樂器」作為甄選學生的硬指標之一,可能不知不覺就把許多基層學生拒諸門外。

音樂既可拒絕基層也可為基層帶來機會。蕭炯柱讓音樂跑進天水圍,也讓天水圍的孩子跑出來:因着音樂,他們的世界給打開了,變得廣闊,而他們也不一定要成為音樂家,像蕭炯柱所說,結識了音樂這位好朋友,一生為伴,不是也很好嗎?

後記:與蕭炯柱的訪談及音樂會的花絮已剪輯成短片,歡迎到我的官方臉書瀏覽。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