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沒有足球,便沒有體育民族克羅地亞》

克羅地亞「爆冷」晉身世界盃決賽,舉世震驚。然而,對一眾資深球迷,這並不是一個令人驚訝的賽果。早在二十年前的 1998 世界盃,克羅地亞首次參加世界盃便晉級四強;兩年前的歐洲國家盃,克羅地亞亦曾在分組賽的擊敗西班牙,若非遇上真正王者葡萄牙,於十六強激戰一百二十分鐘後以一球僅敗,或計早已成歐洲冠軍。

克羅地亞球員平均技術在世界上數一數二,整體意識亦甚強,故其發動的攻勢均相當有組織,防守亦極為嚴密,故在與各支勁旅較量時永不落在下風。可是,由於該隊欠缺有速度,沒有可於邊線以高速強行突破對方防線的球員,故面對一些防守力強而又一心死守的球隊,或會出現老鼠拉龜,無法攻破對手的場面,這解釋為何該隊要兩次憑十二碼才能淘汰對手晉級。

克羅地亞人口只有四百多萬,但該國的體育成就卻享譽全球。除足球外,該國的水球隊於 2012 倫敦奧運曾奪金而回,2016 里約熱內盧奧運又再次晉級決賽,可惜該次則鎩羽而歸,只獲銀牌;籃球隊又曾於 1992 年奧運奪銀牌;網球亦出了祖高域等名將。在 2016 里約奧運,該國獲五金三銀二銅,於獎牌榜位列第十七,高於加拿大及阿根廷。

克羅地亞的體育成就,固然與該國國民的天賦有關,該國國民平均身高達一米八,位列全球的前列。此外,前南斯拉夫曾於該國首都薩格勒布設立不少體育學院,這些學院僥倖能在內戰期間避過戰火破壞,故能一直為該國培訓體育人材。而該國自內戰後一直經濟欠佳,失業率長年達雙位數,甚至在 2009 年時達 20%,至 2013 年加入歐盟後才有大幅改善,故該國的年青人最好的出路,便是當運動員,此令克羅地亞有大量優秀人材投身各類體育事業。

croat2

克羅地亞人雖然精通各類運動,但足球永遠是國人至愛,因為在獨立之前,足球便是該民族的象徵。在受南斯拉夫管治時,克羅地亞的民族主義運動備受打壓,國人要發洩其民族主義,便只能靠入場支持薩格勒布戴拿模隊,而當該隊擊敗南斯拉夫首都球隊貝爾格萊德紅星時,便等於替克羅地亞人擊敗塞爾維亞人,替他們出了一口烏氣。而 1990 年 5 月 13 日薩格勒布戴拿模與貝爾格萊德紅星的賽事時爆發暴動,令所有克羅地亞及斯洛文尼亞球隊退出南斯拉夫聯賽,更被視為克羅地亞獨立的起點。故對該國國民而言,沒有足球,便沒有克羅地亞。

因此,該國的其他各類運動成績或有起伏,但足球隊的表現卻一直出色。一個只有四百萬人口的小國,能在競爭激烈的歐洲足球,保持穩定的成績,除 2000 年歐國盃及 2010 年世界盃外,其餘全部大賽均能躋身決賽週,其實相當不容易。

筆者雖欣賞該國國民對足球的熱情,但無論從經驗以及戰術上,筆者並不看好克羅地亞奪冠。球員及教練的經驗差異往往是大賽勝負的關鍵,克羅地亞之前並未曾進入大賽決賽,而法國曾於世界盃奪冠,又於兩年前晉身歐國盃決賽,後者的大賽經驗自然遠勝前者。

再者,從戰術角度看,法國有兩大絕技可克制克羅地亞。首先,克羅地亞防守死球能力久佳,而法國則在上圈以角球戰術淘汰比利時,故法國或於決賽重施故技。其次,克羅地亞的利物浦中堅洛夫雲,是舉世聞名的後防計時炸彈,不少球隊面對利物浦時,便看中洛夫雲防守高波能力欠佳,頻以高空攻勢襲擊利物浦。

今年五月的英超賽事,車路士便利用洛夫雲的弱點,派出法國前鋒基奧特作出針對性部署,最後成功憑後者壓過前者頂入一球,勝出對利物浦的賽事。明天二人再次對碰,法國或許又會效法車路士作相同的針對性部署。此外,克羅地亞連續三場淘汰賽須加時作賽,即較法國足足多踢了九十分鐘賽事,該隊有否足夠體能在決賽與法國週旋,其實亦成疑問。

姑勿論戰果如何,對九十年代飽受戰火洗禮,獨立後一直經濟疲不可振的小國克羅地亞,能殺入世界盃決賽,已是一項非凡的成就。

croat1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