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還有他們!貿易戰誰受傷?》

看得越多關於中美貿易戰的報導和評論,越難估計在貿易戰中,中國和美國到底誰勝誰負?當然普遍的說法是雙輸,這個大家都不難理解,但是也看誰輸得多、誰輸得少呀?這就判定是習近平贏了還是特朗普輸了!

搞不清的原因,也就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常說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在全球化之下,不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還有更複雜的是「在你我當中,還有他們」!他們是誰呢?最明顯的例子是當美國宣布要依計劃對中國實施 500 億美元産品徵收 25% 關稅的時候、某個地區的股票交易波動大、外資出貨量又高,是哪呢?

台灣!更明顯的反應就是新台幣兌美元匯率,已經從年初的 29.1,一路狂貶到 30.6,而且跌勢未止,這反映出國際資金,已經在面對中美貿易戰前,用資金流向顯示出了選擇。為何會出現這個情況?原因是在中國出口產品當中,有半數是由中國大陸以外,包括台灣在內的企業製造,所以從數據中,的確是「我中有你」,即是說由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有不少是來自美國企業,而且如果從增值數字來計算,有些說法更指美國企業比例最高。

以蘋果手機 iPhone 7 為例,出口價高達 238 美元,但當中有近三成,即 69 美元回到了美國企業手上,接近相同的 67 美元屬於日本提供專利核心技術的企業,台灣廠商也分了 40 美元,而中國大陸在整個全球化的生產線上靠組裝,只賺取到 8.5 美元,增值數目就很低,可以說是辛苦血汗錢,就連韓國在 iPhone 上分到的一杯羹,也是中國內地的一倍。

電腦和科技製品出口,情況也相同,美國 CNBC 早前的一篇報道中就引用了牛津大學的數據稱,如果按照各國實際在貿易中的「附加價值」計算,中美現時的 3000 多億的貿易逆差會最少減四到五成,不到 2000 億,和歐盟相距不遠。

再看看中國企業出口到美國的頭二十家廠商當中,按照二零一六年的統計,有十五家來自台灣、一家來自新加坡、一家來自韓國、還有美國的 Dell 和兩家中國企業,深圳市一達通企業服務和蘇州得爾達國際物流,兩者同屬低增值的物流企業,所以,原來台企才是中國出口大戶!大家頓時明白在中美貿易戰中,為何在短期內最應該憂慮的,是台灣企業。

在全球化下,計算貿易逆差還有沒有意義?

特朗普對中國發動的首輪貿易戰攻勢中,所要重點打擊的是所謂「中國製造 2025」的高科技領域中,然而,目前中國在這些產品中的「附加價值」都非常低,特朗普的打擊反而會禍及來自美國和盟友的企業。

這次貿易戰肯定會令中國政府、中國企業、中國人徹底警醒過來。首先,中國雖是工業大國、全球製造業中心,但生產力主要是中端製造 + 基建設施,產值質量和結構不比以高科技 + 服務的歐美和日本;其二,中國的現代化轉型尚未完成,科技基礎、綜合國力也仍不如人;最重要的是中國欠缺了世界話語權。

因此中國會借勢調整貿易份額,當中最重要的反而是擺脫目前對部分進口產品的過度倚賴,分散出口反而不是最逼切需要。短期內貿易戰不會對中國經濟構成嚴重壓力,長遠要視乎這些受中美貿易戰影響的企業,會否把工序轉移到其他地區,從而影響到中國大陸的就業和經濟增長。

美國視中國崛起為對手,展開了全方位的攻擊,而貿易戰就是其中一個戰場。這場戰役,究竟會對美國造成什麼影響?美國要付出什麼代價?

對美國的即時影響是物價上升,而通脹上升會加快利率上調速度,令經濟下滑結果可能是致命的。中國的「精準反制」可能會為特朗普帶來麻煩,在習近平和李克強主張的開放政策下,中國大可藉這次難得一遇的機會,選擇地對其他友好之邦,大開方便之門,例如加快對德國開放金融市場,以換取歐盟不會落井下石,在農產品市場方面,可以大幅増加從巴西和一帶一路國家的進口,重挫美國農業。

美國早前的減稅措施將使美國財政赤字未來十年擴大至少 10000 億美元,美國國內儲蓄不足的壓力只會加劇。在此情況下,保護主義政策對美國本已棘手的外部融資要求構成嚴重威脅,美國利率和美元匯率均可能因此受壓。同時中國還是美國海外增長最快的服務貿易出口市場。據美國商務部統計,二零一五年對華貿易和服務,為美國貢獻了超過九十萬個工作機會。一旦兩國陷入貿易戰爭,美國這近百萬的工作機會將直接面臨威脅。

美國人對華態度也反映出西方國家視中國為異類?

七月六日,新西蘭發布的最新《戰略性國防政策聲明》,罕有地點名指中國在太平洋地區日益增長的影響力表示擔憂。在報告中共提到中國三十三次,包括一些令人觸目驚心的說法,「中國開辟出另類的發展模式,對西方傳統思維構成挑戰。隨著中國貿易關係和經濟實力顯著增長,使其有能力更自信地維護自身利益,但追求這些目標的行動卻在挑戰既有的秩序和價值觀」。

挑戰傳統勢力這頂大帽子,恐怕不容易扛!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