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馮檢基搞到晚節不保,何苦呢?》

先旨聲明,筆者早幾年前,仍然很尊重民協時任立法會議員馮檢基,但當老前輩不懂見好就收,不明白時代早已迫你交棒,反而迷戀權位,想「永續」參選,繼而爆大鑊自以為能自抬身價,就只會淪為城中笑話,逐漸把自己拖進深淵,落得晚節不保。

 

姚朱低樁,基哥也不清高

先講基哥年初參與泛民的九龍西補選,本是 Plan B 人選卻遭部分進步民主派勸退。政界的確盛傳姚松炎、朱凱廸迫退馮檢基的內幕,繼而姚松炎未能與傳統民主派衷誠合作,將競選大旗交給朱凱建指揮,迷信能複製朱的競選模式,終致敗選。如果迫退的傳言屬實,他們的行為固然「不民主」,筆者亦不能苟同。

然而,基哥選擇出書「講真相」也不見得有多光彩。在其新作《馮檢基那一條窄巷》第一章,即大爆當天補選內幕,詳細描述當天民主動力召集人鄭宇碩、與姚松炎、朱凱廸如何聯手迫他退選。民主動力作為民主派協調參選的組織,自願參與、綑綁服從結果、過程保密,是合作的基石,作為政壇老前輩,基哥自然清楚爆大鑊的後果,卻仍選擇以真相作為利刃,反擊「政敵」,甚至一竹篙打一船人,貶低別人說不是真正民主派,抬高自己才是民主派正統。

 

兩袖青風的華叔

真相重要,但講真相的動機更重要。同樣的真相,選擇在不同時空公諸於世,意義截然不同。筆者不禁懷念已故民主黨元老,教協創會會長司徒華,他的回憶錄《大江東去》提及前半生與共產黨的交往,出版時亦捲起千堆雪。華叔自知「講真相」的威力,一生絕口不提這段秘史,把秘密和苦衷留給自己,待他仙遊之後才由家人代為出版。那時候一切利益榮辱、爭拗猜忌,俱往矣。華叔的風高亮節,映照眼前爆料、爭著參選的泥漿摔角,敢問基哥情何以堪?

 

民協沙皇,沉溺又傾又砌大夢

筆者過去亦有不少機會接觸及訪問馮檢基,印象最深有兩件事:其一是他自信爆棚,自上屆換屆選舉以來,民協接棒的爭論從未止息,內部積弱,改革乏力,引致莫嘉嫻等中生代心灰退黨,但馮檢基向黨員及記者談及參選時,每每自信滿滿,認為自己最有資歷,仍是代表民協參選的不二人選,交棒的時機則永遠未到,儼如「民協沙皇」;他在年初的初選還拍片自詡「政壇李克勤」,自負程度令人咋舌。

第二件事是,民協在回歸前已奉行對中方「又傾又砌」的策略,馮檢基亦因戰略的成功,在 1995 年與另外三名黨友晉身立法局,他至今引以自豪,因此總掛在口邊,訪問、出書、退黨記者會自然也念茲在茲,哪怕新生代早已不認同甚至不知道所謂「又傾又砌」有何真意,基哥至今尚在花樣年華的大夢中不願醒來。

馮檢基落得晚節不保,退黨於民協來說,也許是長痛不如短痛,送走了創黨成員及前主席,或許能迎來改革的契機。基哥揚言自組壓力團體,至於會否再度參選,他始終留有一線,未有把話說死,且看基哥下回分解。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