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壞孩子,不好嗎?》

上星期五,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討論田北辰提出的動議,結果否決鐵路事宜小組引用《特權法》傳召沙中線工程涉事承建商交代事件。正如我之前文章所寫,否決《特權法》議案乃屬意料中事,尤其當政府已承諾大力徹查事件,盡早交代清楚整個港鐵工程問題,基本上已滿足了某建制大黨的「開口牌」價錢,故建制派這時候就自然歸隊無誤。

不過,在內委會討論期間,建制派大力批評《特權法》無必要時,甚至指責田北辰。兼任行政會議成員的工聯會黃國健指責「(工程問題)同重大公眾安全有一段很大距離」;民建聯陳恆鑌更指責田北辰「朝秦暮楚」,一時要求用《特權法》授權鐵路事宜小組跟進,後來又提出改動,要將有關權力授權交通事務委員會,但事前未與委員會主席自由黨易志明商議,做法不恰當。

大家都是建制派,又何必這樣嚴詞攻擊?

當然,不時都有傳出,建制派和中聯辦都不喜歡田北辰「壞孩子」作風,有時他表現比民主派更像民主派,惹來不少建制派不滿其特立獨行;連去年人大選舉期間,田北辰一度被傳出不獲「祝福」連任。由此可見,在建制派當「壞孩子」未必有好下場,最少還是要面對不少政治風險和壓力。

建制派「壞孩子」重要嗎?當然重要。最少在現時依然的比例代表制下,不少選民仍然寄望建制派仍有一度程度反抗意志,不會事事「聽話」,因此中間、開明建制派市場並不少。有時「離隊」未必等於壓縮建制派生存空間,反而有時這樣更令政途海闊天空。

在曾蔭權時期,當時作為建制派一員的謝偉俊更提出要彈劾時任特首曾蔭權,比不少民主派更進一步,擔當住「開明派」先鋒;偶爾新民黨亦會在其他建制派對民主派議案投反對票的情況下,投票支持。「壞孩子」當然有時令人頭疼,尤其對講求紀律和共識的建制派、以及那個自稱為「第二支管治隊伍」的部門。

不過,「壞孩子」的好處,就是令到乖孩子有糖分,但「壞孩子」則不需要分阿爺的糖,都可以有糖自取自吃。其實講到底,不論是乖孩子,還是壞孩子,最終關鍵時候,大家都是阿爺的好孩子。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