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Chan《馬灣交通,珀客居民雙輸,運輸署責無旁貸》

究竟是什麼原因驅使逾千名珀麗灣住客在天氣不穩定的週末向「珀麗灣客運有限公司」(下稱「珀客公司」)抗議?這個原因,想必也是珀麗灣住客對畸型的交通規劃感到徬惶。筆者相信箇中原因運輸署必然知情,但卻置身事外,怠惰辦事,才會造成今日的惡果。

翻查資料,運輸署對珀麗灣有特殊的道路管制,普通車輛是被禁止進入該區土而公契又列明私人發展商需承擔公共交通責任。

表面上,這可能是一個讓發展商撿便宜的安排。實際上,這是一個畸型的交通規劃,連發展商都中伏。本來,發展商賣樓套現,責任早已完成。現在卻扛上不倫不類的公共交通責任,公共交通責任素來都是運輸署有司之公職。從效益、公平及政治角度出發,像珀麗灣這樣一個毗鄰策略性幹道的社區,竟然只有一所客運公司獨力承擔通勤責任,實在是強人所難和不可思議。

這次抗議集結的其中一個論述,乃「珀客公司」主張的「以車代船」令珀麗灣形同孤島。各位細心一想,「珀客公司」維持水陸交通現狀又能否令住客來去自如?假如運輸署引入競爭,讓不同的交通營辦商向珀麗灣提供服務,住客自然有得選擇,「孤島說」自然不成立。

運輸署當務之急,鐵定要盡快重新招標,長遠解決馬灣交通問題,方為長治久安之策。

抗議人士又認為,渡輪比巴士更穩定,因為青馬大橋易受強風影響,而誘發陸上交通管制。可是,天氣環環相扣、變幻莫測,海上交通又豈能獨善其身?要數近期青馬大橋服務受阻的事件,當然是二零一五年的躉船與汲水門大橋碰撞事件,抗議人士又是否低估了海上風險?運輸署務必聯同工程部門改善青馬大橋、甚至興建新的連接路,巴士的服務表現不一定比渡輪差。

如果「珀客公司」及發展商真的如部份人士所指控,為何不早早出售「珀客公司」予第三者,遠離煩惱?正因為發展商尊重當年的交通規劃,配合政府當局的宜居及環保政策概念,才會承擔公共交通責任。協助珀麗灣住客的政客,應該思考如何打破困局,例如協調住客修改公契、要求政府當局引入其他交通服務、改善連接珀麗灣的道路設施。

換位思考,「珀客公司」也是畸型交通規劃下的輸家。

公共交通對於居民舉足輕重,協調、統籌、重整,以及以長遠從根本解決馬灣交通問題,運輸署責無旁貸,相信私人營辦商亦樂意與政府合作,共同為馬灣居民福祉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