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問米心態,糟蹋狀元》

每年暑假,都是放榜出狀元之時。雖然現在文憑已經大幅貶值,高學歷不如拼爹拼爺,但是讀書成績好怎麼也是一種榮耀。中國傳統上有學而優則仕的傳統,因此社會對狀元寄予很高的期待不足為奇。但是香港的媒體風氣就將此無限擴大,問狀元的問題五花八門,令人覺得,記者是不是當狀元是神婆?

好似今日就有媒體以如下題目報道:

  • 《有女狀元形容劉霞可往德國是重獲自由》
  • 《狀元:不認同軟禁做法》
  • 《女拔狀元:中國人權問題待改善》
  • 《聖保羅狀元:一地兩檢違基本法》

咦,究竟是訪問狀元還是訪問時事評論員呢?還是法律專家?為何只問一些反政府、反中央議題?不如問問股票冧巴,或者買波買馬好過啦。

媒體問問狀元讀書心得,將來如何貢獻社會,是屬於很正常的問題。但是要狀元就一些時事問題表態式作答,其目的眾人皆知,就是媒體想借狀元之口來說出自己的態度。其實考試 5** 並不代表狀元在時事問題上有過人的見識,狀元對於這些時事的信息來源,也是媒體的二手資料而已,更加不是法律權威,沒有一錘定音的作用。狀元說一地兩檢違基本法,也不過是社會上一個普通人的意見,又何足為奇呢?

表面上這些狀元好似都頗「泛民」,其實不然。有個全部 5** 的超級狀元黃子衡,就特別撐政府。記者先後問過一地兩檢、國歌法、普教中、填海等等議題,黃子衡的立場都支持政府,還讃林鄭月娥有熱誠推出「為港人的政策」。但就是因為「唔啱聽」,在上述那些報道入面,就被放在最後一段,不起標題、不出照片。黃子衡是文憑試歷史上第一人拿到全部 5**,竟然被如此對待,究竟媒體是在報道事實,還是在挑選演員呢?

新聞出版自由,在香港處於一種很糟糕的狀態。因為整個社會分化、失去理性,媒體不是客觀報道、就事論事,而是抱著自己的態度和偏見去「做」新聞,在濫用所謂新聞自由。

記者去問狀元,就好似我去問米一樣。其實去問米的人,心中早有自己想要的結果,神婆不是真的可以通靈,而是懂得人的心理,知道你想要咩。問米又好、算命又好,一般的回答都會先說最近不順,然後要經過一些波折,才會好起來。因為所有人都是因為不順而走去問米,如果我事業愛情兩得意,是不會走去問米的,享受當下就是了。所以做神婆關鍵是要通曉人性。

以前的人做新聞,目的是「開民智」(梁启超的新聞思想)。可憐香港的媒體做新聞,卻甘於做神婆,投其所好,做精神鴉片。嗚呼哀哉!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