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法國奪冠機會最大,比利時次之》

筆者上週曾根據五大條件,預測巴西將奪錦標,結果隨巴西被淘汰出局,筆者慘變「明燈」。其實,由於球賽有甚多不確定性,基本上無可能完全準確預測那一隊奪冠,即使一眾投資銀行,高薪聘請統計師,根據各隊對賽往績、球員能力值及近況,以各種極具科學化的數學模式推算賽果,亦幾乎全部得出德國及巴西為頭號及二號大熱此「驚人」結論。筆者的方法,只是希望提供一個較有系統的方法,去梳理各種因素,從而比較各隊奪冠機會。

筆者於這二天再作評估,得出的結論是:法國機會最大、比利時次之、英格蘭第三、克羅地亞機會最細。筆者認為,決定本屆冠軍誰屬,最關鍵的因素將不在於各隊的球員實力上的差距,而是球隊、球員以及教練的經驗分野。

 

世界排名魔鬼在細節

四強隊伍中,比利時國際足協排名最前,現居第三位;法國次之,現居第七位;英格蘭隨後,現居第十二位;克羅地亞最後,現居第二十位。根據此排名,英格蘭及克羅地亞的實力跟前兩者有一定距離,這亦能解釋為何它們的晉級過程較前兩者艱鉅,均曾須靠十二碼淘汰對手,帶點僥倖成分才能躋身四強。故此,從實力角度看,後兩者奪冠機會必較前兩者為低。

單從排位看,比利時的實力應高於法國,但若仔細分析,兩者績分差距,僅一百分,遠較比利時與排第一及二的德國與巴西為小,比利時與兩者差距分別為二百六十分及一百三十三分。法國與比利時世界排名差距的原因,或多或少與它們的外圍賽成績有關。比利時在外圍賽抽中了好籤,同組較強的僅是現世界排名四十四的希臘及四十二的波斯尼亞,故比利時能輕易以九勝一和的不敗成績出線;而法國則運氣較差,同組對手為今屆躋身八強的瑞典,及去屆季軍荷蘭,故法國的外圍賽表現較比利時遜色,以七勝二和一負的成績出線。

故此,世界排名高低並未能完全反映兩者實力差距。按兩隊人腳而言,比利時跟法國的實力其實不相伯仲,故決定兩者奪冠機會高低不在實力差距,而是大賽經驗。

 

經驗始終是經驗

根據雙方的八強賽正選陣容,比利時陣中曾奪得重要錦標(即歐洲七大聯賽冠軍、七大聯賽附屬的國內最重要盃賽、歐聯冠軍及歐霸冠軍)的球員人數為七人,法國則為九人,而兩隊球員經驗值的最重大差距,在於比利時球員從未有參加國際大賽四強或以後階段的經驗,而法國陣中則有六名球員於二零一六年歐國盃決賽上陣,法國球員於兩年前所經歷的慘痛經驗,應有助提升他們的大賽心理質素,或會成為他們於今屆世界盃奪冠的關鍵。

 

迪甘斯執教有保證

至於教練經驗方面,比利時的馬天尼斯及法國的迪甘斯執教時間,均少於二十年,低於歷任世界盃冠軍隊教練。可是,若單以兩人的經歷比較,迪甘斯的經驗遠較馬天尼斯為佳。馬天尼斯於執教比利時前,只有執教韋根及愛華頓兩隊英超中下游球隊的經驗,他雖曾於二零一二至一三年球季帶領韋根奪得英格蘭足總盃冠軍,但韋根卻於同年降班。

至於迪甘斯,在執教法國前,曾帶領馬賽奪得法甲冠軍,又助摩納哥以黑馬身分晉身二零零四年歐聯決賽,而他在執教法國國家隊後,亦有率球隊晉身二零一六歐國盃決賽的佳績。故單計算執教經歷,後者已經遠勝前者,若再計算球員時代的經歷兩者更是差天共地。前者球員生涯平平無奇,一直在西乙及英甲英冠等次級聯賽打滾,而迪甘斯則是法國的一代名將,球員生涯中奪冠的經驗無數。

最重要的是,迪甘斯曾以球員身分替法國奪得一九九八世界盃,於二零零零年歐國盃時,更是以隊長身份率球隊奪冠。故論教練經驗,比利時無疑遠遜於法國。

 

敵弱,非比利時之強

其實在淘汰賽的過程中,比利時大賽經驗不足的問題已經逐步浮現。在十六強對日本的賽事中,比利時球員似因輕敵而顯得心不在焉,即使落後兩球,仍予人漫遊球場的感覺。要不是教練針對日本球員身材較為單薄及矮小的弱點,於六十五分鐘換人,向其施展高空轟炸,加上日本隊於最後階段過於冒進,全隊壓得太前,被比利時反攻得手,比利時最終能否躋身八強亦成疑問。

在八強決戰巴西一役,比利時憑精密的角球戰術及反擊戰術部署,成功於上半場已經領先巴西兩球。以比利時球員的技術及速度,下半場絕對可以長時間控球在腳,減少巴西拿球發動進攻的機會,更可憑一兩次反擊將比數擴大,置巴西於絕境。可是,比利時下半場不但鮮有機會組織具威脅的反攻,巴西更居然可輕易搶奪平素技術過人的夏薩特及奇雲迪布尼的控球,不斷製造致命攻勢,終於在七十六分鐘披回一球。而教練馬天尼斯亦一直沒有察覺球隊已開始無法招架巴西的攻勢,遲遲不換入更多後衛球員應對,即使巴西已扳回一球,大有追平的可能性,仍繼續無作為,至八十三分鐘才換入華美輪加強防守。若非今場巴西把握力遠遜應有水平,出局的將會是比利時。

比利時教練與球員經驗不足的問題,在淘汰賽階反已不斷浮現,即使聘請有奪冠經驗的法國名宿亨利當助教,亦始終未能完全解決這問題。筆者預期,經驗不足,或將會在最後關頭成為比利時爭冠的最大阻力。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