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鄙夷》

QT 案頒佈後,難免掀起連番議論。我不是同性戀者,我也沒有倡議同性戀,但我崇尚自由民主;真正崇尚自由民主的人,很自然會擁護平權,對 LGBT(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的人的認受性高,講到底是出於對別人選擇權的尊重。

去年澳洲為了同性戀婚姻是否合法化而舉行了一次全民公決(plebicite),結果當然因為全民大比數支持而立法。大多數人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並不代表從此這國家的人都是同性戀的,很多人搞錯了,以為尊重別人的權利會變成自己的傾向。

何君堯律師和梁美芬教授是法律界中使我鄙夷的兩個人,因為這兩人的行徑太討厭。終審法院 QT 案判詞頒佈後,他們就立即高姿態胡謅。何形容事件係「木馬屠城」,指「法官正制訂法律」(Judges are making the law)【明報】。

兩位是律師,不是法盲,都是在英國修讀法律學位的,但大概忘了 Common law 是怎樣來的:Common law 就正正是 Judges making the law,為何大驚少怪?

況且 QT 案根本並不是走後門,把海外同性婚姻登陸香港使其合法化,QT 案從高院原訟庭的申訴開始,QT 一直都沒有挑戰香港法律對婚姻的界定。這兩人在呱呱叫為啥?表面看來,他們根本沒有看過判詞,或者看了也看不明白,所以就胡說一通。

對上一次,兩位仁兄仁姐提出的「辱警罪草案」,喪盡法律界的顏面,正所謂知恥近乎勇,要麼就閉嘴免自曝其醜,要麼就潛心修練,得道之後才放厥詞。只有這些恬不知恥的人還勇於發表。

我對無恥之徒、朋比為奸的豺狼的感覺,一言以蔽之: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