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政治角力》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法官由美國總統提名,經聯邦參議院批准後任命;法官一經任命就是終身制,只當有在任的法官去世或自己提出退休時,才會出缺,要任命新的法官。歷來,共和黨總統提名的法官都是保守派,民主黨總統提名的都是自由派,所以,法官何時出缺,決定了繼任人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

最高法院的九個現任法官,除了已宣布本月底退休的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其餘八人中,四人是共和黨總統提名(小布殊二人、老布殊和特朗普各一人),另四人是民主黨總統提名(克林頓和奧巴馬各二人),保守派對自由派剛好是四比四。

並不是對每宗案件的裁決都會出現保守派和自由派壁壘分明的對立,但當案件觸及雙方的核心價值,例如關乎墮胎、同志平權、槍械管制等,兩派法官便會各自歸隊,不會站錯邊。

即將退休的肯尼迪是列根年代獲任命的。他被認為是最高法院裏的「游離票」,而不是堅定的保守派。不過,當其他法官的意見出現四對四相持、肯尼迪成為關鍵一票的時候,他絕大多數會支持保守派。

現任法官中資歷最短的 Gorsuch,由特朗普提名,去年 4 月就任,接替 2016 年 2 月去世的 Scalia 法官。Scalia 在奧巴馬總統任內去世,奧巴馬當然想任命一名自由派法官填補空缺,但遭到參議院裏的共和黨人反對;他們認為,奧巴馬的總統任期餘下不到一年,新法官的提名應留待大選後由新任總統處理。結果,Scalia 的遺缺懸空了一年多之後,由特朗普任命的 Gorsuch 填補,保持了保守派法官所佔的比例。

肯尼迪宣布退休,現在輪到民主黨的參議員要阻撓特朗普任命新法官了。他們說,今年 11 月要舉行中期選舉,參議院有三分一席位要改選,新法官的任命應由改選後的參議院批准。共和黨目前在參議院裏僅以五十一席佔了輕微多數,中期選舉後這比例能否維持,難以逆料。如果法官任命延至選舉後進行,特朗普提名的人選未必獲得參議院通過,所以,特朗普和共和黨人要速戰速決,在中期選舉前趕快任命一名保守派法官。

美國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充滿政治角力。香港終審法院法官的任命,政界不容置喙。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