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特朗普上台,民主有缺陷,美國政制有今日》

七月四日美國獨立日,美國人或許會在煙火和巡迴表演中渡過,但在美國歷史上,曾經在十九世紀,獨立日卻是示威游行的必然選擇,經過了好多年後,再次在獨立日前幾天,美國全國多個城市包括華盛頓、紐約、波士頓、芝加哥、德州等出現七百多場遊行示威,抗議總統特朗普針對非法移民的政策。

以特朗普罄竹難書的眾多爭議性決定當中,針對非法移民的政策,或許反映在第一夫人梅尼婭衣服上的句語:「這不過是小菜一碟」。

自上台以來,特朗普政府在所有地方對所有人燒起火頭的方式,讓國內外的政界和政治分析人士感到困惑。以往美國人總是要求盟友以外的國家遵守「基於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規則」,但現在華盛頓卻放棄或終止了它曾經倡導的規則,例如巴黎氣候變化協定和跨太平洋伙伴關係等,而最近美國竟然威脅要退出一手建立和設定遊戲規則的世界貿易組織 WTO,美國似乎準備割裂在世界之外。

對發展中國家而言,加入 WTO 是艱巨的工作,中國就一共進行了十五年的入世談判,從而和其他成員國達致正常貿易關係,不受歧視。當然,中國也有義務給予其他 WTO 成員相同的貿易待遇。所以如果最惠國待遇取消,或者部分取消,那就等於失去法律保障,破壞了約束國際貿易行為的根本作用。

在過去一二十年,歐美國家在經濟體制上以不同程度的市場經濟或資本主義為其特徵,雖然出現過金融海嘯、歐債危機及貿易戰,但市場經濟的優越性仍被廣泛接受,原因是雖然出現經濟起伏,但全球仍然穩步發展,市場經濟在中國、越南,甚至部分非洲國家,都得到很大的成功。

不過,在政治體制上,英國脫歐公投、德國政黨碎片化、歐洲右翼團體民粹主義當道,卻帶來許多困擾,中東北非民主國家混亂,韓國、台灣政權雖然經由民主選舉,但都出現嚴重貪腐,支持度大跌。種種失敗例子,在在使人對西方國家的選舉政制是否真是最佳選擇而產生懷疑。這種懷疑在西方社會中,同樣被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及文化內藴,帶來巨大衝擊。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民主選舉為核心的政治制度,往往衍生出不少意識形態對抗問題,因此令這些一向被西方國家標榜的所謂普世價值,不斷褪色!

特朗普上台可以說是對美國的選舉民主制度最無情的貶損。

最近美國跨大西洋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Christina Lin 發文指出在二零一七年,經濟學人智庫(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調低了對美國民主制度的評級。這個民主指數,會根據五項標準對世界各國進行評級,從而分為四種類型:完全民主、有缺陷的民主、混合政體和集權政體。美國被列為有缺陷的民主國家:一個有自由選舉權,但由於治理薄弱、政治文化不發達和政治參與程度低而使得民主制度受到削弱的國家。根據民意調查機構的說法,美國人民與政府之間存在信任缺失問題,正在腐蝕民主運作。

在中國國防大學的退役大校劉明福早在其二零一零年出版的《中國夢》一書中,就美國對非盟友的外交政策提出了質疑。美國經常繞過國際共識、利用軍事力量推翻她不喜歡的「非民主」和「非法」獨裁者,例如伊拉克、利比亞和敘利亞等國家,同時又支持與美國保持友好關係的「獨裁者盟友」,例如卡塔爾和沙特阿拉伯。美國的這些舉措並不是民主國家的行為,美國的民主制度只在國內的治理政策成立,而對國外行使的是霸權和專制權力,所以美國最多也只能稱得上一個「半民主」國家。就事實而言,經歴過小布殊和特朗普上台成為美國領導人後,美國的民主缺陷已經表露無遺。

在二零一三年的蓋洛普國際調查中,美國以 24% 的選票被視為對世界和平構成了最大威脅。二零一八年就領導人的認可調查中,43% 人不認同美國,排在俄中德之前。從實際行為上,特朗普上台後,就在國防部的工作列表中,把「阻止戰爭」刪除,加入了「利用武力維持美國影響力」,今天看來,美國的霸權威脅世界和平似乎已經擺上台前了。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