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五大因素,直指巴西奪冠》

筆者一直希望在世界盃前寫一篇文章,以較有系統的方法分析冠軍誰屬。然而,由於無暇整理資料,故直至八強賽前的今天,方有空執筆,詳述預測冠軍誰屬的五大因素。文章刊登時間似乎晚矣,但當細緻分析各大要素,筆者才發覺此預測方法有其獨到之處,因各支在較早階段出局的勁旅,正正不符合部份冠軍球隊的必要條件。更令人驚訝的是,各項條件均直指今屆世盃冠軍,非巴西莫屬。

第一條件:非去屆冠軍

自 1974 年起,即所謂現代世界盃時代,從無任可一支去屆冠軍成功衛冕。筆者早前已分析所謂「衛冕冠軍」魔咒的緣由,在此不再重覆。

第二條件:世界排名第二、三、四位,但不能是第一位

國際足協的世界排名一直被指問題多多,無法完全反映各國家隊的真正實力。然而,研究顯示,一隊排名較高的球隊,與一隊排名較低的國家隊對賽,勝出率約五成八,反之排名較低的一隊勝出率不足二成五。即使兩隊排名差距於十名之內,排名較高一隊的勝出率仍較較低一隊多約百分之八。故此,國際足協世界排名在預估兩隊國家隊對賽的結果,甚至世界盃冠軍誰屬,應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可是,自 1992 年國際足協世界排名出現起,世界盃決賽週舉行前最後一次公佈的世界排名中排頭位的球隊,除 1994 年的巴西外,從未成功染指錦標。不過,近六屆世界盃,有三次是由決賽週前世界排名第二的球隊奪冠。若果用非官方的 Elo 系統排名推算,之前二十屆世界盃,冠軍隊有八隊之前排名第二、四隊排第三、兩隊排第四,只有三隊於賽前排第一及另外三隊於第五名或之後。

為何冠軍大多落在阿二,而非第一名身上?其原因在於賽前第一名的球隊往往會成為眾矢之的,其他球隊早已花大量精力研究其戰術,故在賽事中被對手的針對性部署克制,難以發揮其最好狀態。相反,排名第二至四的球隊無疑有一定實力,但賽前的鋒芒還未盡露,未完全被對手看透其部署,還有發揮的空間。今屆世界盃賽前排第一的球隊,正是小組賽已出局的德國,而排第二的,便是今屆至現時為止表現最佳的巴西,比利時及葡萄牙則位列三、四。

賽前曾一度被視為熱門,但已於十六強出局的阿根廷及西班牙,分列第五及第十,其賽前排名其實已反映了它們現時的實力與最前列球隊有距離,今屆將冠軍無望。

  • o 180706 b7a

第三條件:必須曾拿世界盃或洲際錦標冠軍

世界盃冠軍乃各國足球的最高榮譽,世界盃決賽週要求冠軍隊在四週內於七場高水平的賽事中均能發揮超水準。有不少球隊能達到冠軍級的技術水平,但因欠冠軍應有的心理質素與韌力已與錦標無緣。只有已往曾拿世界盃或洲際錦標的國家,其足總、教練以至球員才有足夠的經驗懂得如何應付贏得大賽的種種要求。故此,在 1960 年歐洲國家盃首次舉行後,除 1966 年的英格蘭外,世盃冠軍全部來自已往的世界盃冠軍隊,或已往的歐國盃及美洲國家盃奪冠隊伍。

現時八強只剩下巴西、法國、烏拉圭及英格蘭此四隊符合上述條件,冠軍如無意外將落在它們其中的一隊。

第四條件:教練須執教超過二十年及曾奪得大賽錦標

因世界盃冠軍須於四週內應付七場極高水平的賽事,教練必須懂得如何妥善協助球員分配體能,及應對他們各種心理壓力。此外,在八強以後,各支球隊的實力非常接近,勝負的關鍵往往不在於對賽球隊球員技術上的差距,而是兩隊教練應付球員各種問題的能力、賽前能否作出針對對手的部署,及其臨場調動能力。因此,一隊能在世界盃奪冠的球隊,背後必有一位能力與經驗俱備的教練。自 1974 年起歷屆世界盃,除 1990 年德國隊的碧根鮑華外,所有冠軍隊的教練均有至少二十年的執教經驗,及曾帶領球隊贏得重要錦標。碧根鮑華的獨特之處,在於他曾於 1974 年以隊長身份帶領德國隊奪標,此經驗可彌補其執教經驗的不足

今屆各支頂頭大熱門中,便只有巴西的堤迪、德國的路維及阿根廷的森柏奧利符合上述要求。可是,德國受衛冕魔咒的困擾,而阿根廷則面臨老化,其實力下降亦在世界排名上反映出來,故此兩隊的教練均無法於今屆賽中盡情發揮他們的本事。

第五條件:七名以上正選球員曾贏得重要錦標

足球賽事中落場作賽的始終是雙方的球員。在賽事八強及以後階段,各隊球員在技術層面的分別已不太顯注,最大分別在於他們是否有足夠的大賽經驗去應付爭冠的壓力,能在巨大壓力前發揮出應有水準,甚至作出超水準的發揮。故此,自 1962 年後,各支冠軍隊決賽出場陣容,均至少有七名球員曾於球會或國家隊級別的重要賽事贏得錦標。

根據今屆十六強賽事時出場陣容,八強分子中,只有巴西、法國、烏拉圭及比利時符合此條件。

由於只有巴西完全符合此五大條件,故筆者按此預測巴西將會奪得本屆世界盃冠軍,而其他球隊均各有問題。除英格蘭、法國及烏拉圭外,其他八強分子將會因欠缺大賽奪冠的經驗而令它們難以奪得世界盃,而法國的教練經驗不足,英格蘭的球員與教練經驗俱不足,烏拉圭現時的世界排名顯示現時其能力未達最前列,故它們將難以阻止巴西奪冠。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