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民以食為天,政治企一邊?》

人要活著,不外乎「吃、喝、拉、撒、睡」五樣。吃排第一,可見填飽肚子乃人生第一要務。《漢書》上說:「民以食為天」。猶太人經典《塔木德》上,也有「見其民所食,即知其國力」的諺語。可見不分古今中外,都十分重視飲食;而阻礙別人吃飯,乃極為無禮的惡行。

早陣子有一則政治花邊新聞,說美國白宮發言人莎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一家子在餐廳吃飯時,全家人被餐廳東主攆了出來。這則新聞,被香港傳媒輕輕帶過,但在美國本土,卻引起極大迴響。事緣在美國時間 2018 年 6 月 22 日星期五晚上,維吉尼亞州列克星敦市一所名為「紅母雞」(Red Hen)的農場餐廳內,桑德斯正在和家人共進晚餐。這時候,店主韋堅信女士(Stephanie Wilkinson)過來,把桑德斯請到一旁,向她說明「敝店有幾樣堅持,包括誠實、互助、同情心」(…the restaurant has certain standards that I feel it has to uphold, such as honesty, and compassion, and cooperation…),她認為桑德斯為虎作倀(…Ms Sanders worked for an "inhumane and unethical" administration…),故「紅母雞」恕不招待此類「貴客」。

桑德斯倒也爽快,馬上離(逃)開(走)。然而跟所有現世代人類一樣,桑德斯和韋堅信都將這件事擺上網。桑德斯在推特上往自己臉上貼金,說自己尊重任何人的自由,即使對方反對自己,也一視同仁;日後當繼續盡力服務美國公民…… 云云。「紅母雞」的臉書則炸了鍋,針對此事的評價蜂擁而至,有讚有彈,勢均力敵。讚同桑德斯做法的人,認為她只是行使國民表達對政府不滿的自由;反對她的人則說她純粹是偏見和不專業,違反了餐飲業「飯檯上不談政治」的守則。總之在「商戶評價」的打星系統上,一星和五星軍團相互對戰,相峙不下,渾然忘了這只是一家飯館而已。

無獨有偶,美國人似乎特別喜歡在飯桌上找政治人物的麻煩。同樣是特朗普團伙的國土安全部長克絲珍.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在「紅母雞事件」的前兩天在首都華盛頓特區內的一所由五星級大師 Todd English 掌廚的高級墨西哥餐廳 MXDC Cocina Mexicana 晚飯時,隸屬全美最大左翼社運組織 Metro DC 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 的十五名社運份子衝進店內,朝著尼爾森大喝倒采,並聲言:「特朗普不讓人家一家團圓安生吃飯,你也休想安生吃飯!」,明顯是沖著特朗普的非法移民「骨肉分離」政策而來。

一所米芝蓮五星的飯店,by appointment only,門口有大漢守衛,竟然可以讓十五名社運份子大搖大擺的進去行動,所以毫不意外,這極有可能是內神通外鬼。餐廳發言人聲明:「我們的員工安全妥善地處理了;敝店大多數員工都是拉丁裔美國人,我們是個大家庭;我們相信餐廳是滋養人性的地方,而不是抿滅人性。」

一不離二,二不離三。新鮮熱辣的一宗發生在 7 月 2 日,環境保護局長史考特.普魯特(Scott Pruitt)在吃午飯時,一名女教師抱著孩子,走到他座前,破口大罵。這位教師名叫 Kristin Mink。她當眾數落普魯特,揭他的瘡疤,例如以超低價租用某大能源公司老闆的豪宅、用公帑訂住酒店但事後沒有填數、為自己妻子謀取官職、刻意廢除某些法例好對某些大財團的項目開綠燈等等。本來一位母親懷抱嬰兒,義正辭嚴地責罵高官,是一幅很有感染力的畫面,無奈 Mink 在影片中頻頻低頭看小抄,說話刻意迎合鏡頭,並不時讓攝影師大特寫她的孩子和普魯特的樣子。這反映出她只是個拿孩子做道具的蹩腳演員而已。再加上 Mink 所任教的 Sidwell Friends 學院是華盛頓一所私立貴格派教會學校,乃民主黨重鎮,前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兩個女兒就在此就讀,Mink 本人也是社運常客,曾參與「佔領司法部」行動,所以這番動作的皮裡陽秋,自然不難理解了。

物極必反,美國也有聲音表示「讓侵侵官員好好吃飯」(Let the Trump team eat in peace),公職和私人時間互不相干。無奈好此道者振振有詞,指「我們有權發言,他們必須聆聽」。在動物農莊裡,總會有人比其他人「更加平等」的。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