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誠哥口中「滔滔大論,製造問題」的人是誰?》

李嘉誠先生出席汕頭大學畢業禮致辭時說,他將會辭任汕頭大學校董會名譽主席的職務,並交給次子李澤楷先生及李嘉誠基金會。超人退休本已不是新聞,但值得一提的是,誠哥台上向學生細說的一番話。

誠哥寄語畢業生,要反思自己是「魅力、功效之星」,抑或是「滔滔大論、製造問題」的人,說自我中心和真誠有本心的人看的世界有所不同。此外,他還勸勉學生,要以謙卑的態度建立自我,他指謙卑能預防虛偽、自大和傲慢,又認為對立志改變世界的人而言,良心同才華同樣重要,深度和闊度可以區分一個人是「啟發別人的天使」還是「把主觀強加於別人的牛魔王」。

這一番話可圈可點,到底在誠哥眼裡,誰是「滔滔大論、製造問題」的人呢?誰是「把主觀強加於別人的牛魔王」呢?

當然,誠哥可能只是說明一些人生道理,其實並無所指。可是,如果誠哥真的有言外之音,並只局限在香港政壇來說,他口中的「滔滔大論、製造問題」的人,很有可能便是近期言論較多的梁振英先生了。

當年,香港地產商支持的唐英年先生大熱倒灶,最終由梁振英先生上任特首。梁先生上任不久,即有不少打壓樓市的措施,還擺出一副不惜任何代價也要覓地建屋的鬥志。社會不時有梁先生與地產商不和的傳言,與前任特首曾蔭權先生的情況完全相反。

我們無法真正知道,到底李嘉誠先生與梁振英先生有沒有恩怨,但所謂「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梁先生對樓市的強硬作風,著實影響了香港地產商的利益,而且,本港地產商一直都表明是支持唐英年的,「唐營」和「梁營」之爭,更是公開秘密。

我們也無法確知誠哥是否有此言外之意,但如果有,他口中所說的「把主觀強加於別人的牛魔王」,很有可能便是向來立場鮮明的梁振英先生了。近期,梁先生多次公開發表言論,例如反對港獨、批評泛民政客和傳媒的作風、讚揚本屆香港政府的施政等等。此外,梁先生還說道:「如果當年實施了『八萬五房屋政策』,如今人人有屋住」,反覆強調他一直堅信的施政理念。重點是,梁先生還與泛民的「意見領袖」多次針鋒相對,對曾誹謗他的政客,亦不只一次公開回應及批評。

高地價政策的後遺症,誠哥也是輸家

回歸以來,地產商大力反對「八萬五房屋政策」。「倒董大遊行」後,香港政府把當年的「八萬五、數碼港」和「科技園」等大計都擱下了。特別是 2003 年以後,香港實際上再次奉行「高地價政策」,縱然於 2012 年後梁振英先生意圖改變,但仍未能擺平香港地產商的利益,一直無法增加土地供應。

十多年過去,在「高地價政策」下,香港地產商雖然繼續成功的把小市民之畢身積蓄都拿去贏盡賺盡,但自身卻給深圳高科技龍頭大幅拋離。如今,甚至乎連國內地產商之市值和賺錢能力,都已遠遠勝過香港地產商了。其實,香港社會裡,無論是上層或下層,都是這政策下的大輸家。不知道誠哥又會否同意,在「高地價政策」之下,香港地產商雖然是穩賺,但卻跑輸給大陸企業。無論是香港整體或本港財閥自身對大陸的影響力,亦越來越少。現在,香港的 GDP 佔比只是中國大陸的 2% 左右,誠哥在國內的影響力亦遠不及當年。簡單來說,「高地價政策」之下,連誠哥也是輸家。

如果可以重頭再來,誠哥又會否「原諒」董先生和梁先生,接受「八萬五房屋政策」,自身則大力投資及發展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呢?此外,李家二公子於騰訊上市後不久便盡沽其股票,又曾否後悔過?如果二公子保留股份,其份額比馬化騰還要高,身家恐怕連誠哥也及不上。如今,又怎會讓「雙馬」指點江山?

其實,只要道理是正確的,又那怕「滔滔大論」呢?單純發表言論,又怎會「製造問題」?只要對人人有利,做一做「牛魔王」又何妨?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