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七一人數少,不是意料中事嗎?》

七一遊行在剛過去的星期日舉行。雖然有回歸慶委會「霸場」爭議,加上警方與民陣爭議遊行出發點、左報指七一遊行「違法違憲」等消息助燃,但最終都無助遊行人數回升。民陣在終點公佈有 5 萬人參與,比去年跌 1 萬,而警方數字則是 9800 人,為歷來最低的一次。不論你相信哪組數字,都必須承認遊行人數已經大不如過往那般每次都以萬計。

在過往的遊行和示威當中,最主要的口號、最能夠動員的心態,都是對政府某些官員或政策的不滿。這種不滿驅使人們參與遊行,透過遊行來宣洩;若促成一些政策改變或官員辭職,當然更好,有助提升市民的參與感和充權感。不過,基本上除了 2003 年的那次七一遊行造成政治影響,導致官員下台、廿三條立法中止,而董建華亦因此在兩年後辭職,其他所有七一遊行都只能造成極微弱的政治影響。若要七一遊行再如 2003 年般對管治造成衝擊,無疑是幻想太多了。今年的七一遊行,其實只剩下兩種意義:宣洩不滿和籌款。

假如政府民望尚算理想,社會不滿未如過往激烈,其實七一遊行也不用每年舉辦。可是,自從這些年來不少政黨、政團依靠遊行取得曝光,甚至依靠這場合來籌款,就慢慢對遊行集會變得依賴,人數則成為他們的生財指標,不辦遊行就無疑是扼殺他們的維生來源。這造成惡性循環,不斷動員,反倒變成他們的催命符,最終人數愈來愈少,示威反倒變成示弱。

七一遊行的意義尚可理解,而元旦遊行就更是一個不知所以的遊行,日子本身意義並不強烈,也談不上是一個傳統。於是這遊行更像是一個連綿街頭的籌款嘉年華,多於表達訴求。說到底,其實都是一些人希望爭取曝光,一些政黨、政團希望增加收入的地方而已。

遊行本身不應該成為常態,而民陣亦不應該只是遊行製作公司多於一個社運組織。假如民主派不再檢討本身的問題,最終就只會越來越難動員,令民主派在建制內外都會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局。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