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衛冕冠軍的魔咒,德國的痛卻是球迷喜訊》

今屆世界盃目前最令人驚訝的賽果,非德國於分組賽出局莫屬。在此之前,筆者雖目睹德國第一場分組賽以一球敗於墨西哥,但鑒於之後德國險勝瑞典,而最後一場又對陣同組最弱的南韓,加上德國從未於世界盃首輪出局,故筆者只預期德國本屆成績將不如人意,衛冕應該無望,將於十六強或八強出局,卻萬萬估計不到連小組賽也未能出線。

德國出局的原因眾說紛紜,關於德國隊的戰術問題,筆者於上週已談過,在此不重覆。筆者反而想分析一個看似有點玄妙、但箇中有其道理的論點:德國是受「衛冕冠軍魔咒」影響而出局。

所謂世界盃「衛冕冠軍魔咒」指自 2002 至今的五屆世界盃,居然有四隊爭取衛冕的前屆冠軍於分組賽出局,而 2006 年衛冕冠軍的巴西亦於十六強出局。由於近年所有的前屆冠軍成績均不如人意,此魔咒遂跟球王比利的烏鴉口一樣,成為世界盃一大未解之謎。

可是,從表一可見,以往的前屆冠軍的成績並不太差勁,只有 1950 年的意大利及 1966 年的巴西於第一圈出局,其他的甚至有成功衛冕的例子。那究竟為何近年衛冕冠軍的隊伍全像中咒一樣於世界盃中慘敗而回?莫非真的有咀咒?筆者嘗試以一個較科學的方法去解釋世界盃「衛冕冠軍魔咒」。

  • 表一
    o 180703 b3a

首先,自 1998 年世界盃決賽週隊伍由二十四增至三十二隊後,小組賽只有頭兩名能晉級十六強,而 1982 年至 1994 年間則有四個小組的第三名可晉身十六強,故現時小組賽較以往激烈,若要穩奪分組賽出線權,基本上至少要有五分,最多只能失四分,即最多輸掉一場分組賽或兩場打和。像今屆日本般失分多於四分而仍能晉級的球隊,自 1998 年起每屆最多只有三隊,很多時只有一至兩隊。

前屆冠軍或因傲慢之故,小組首次賽事常掉以輕心,自 1986 年起九屆賽事,有六次前屆冠軍於首次小組賽失分而回。只因為 1998 年前小組第三名仍有機會晉身十六強,故前屆冠軍都能有驚無險地晉級。成績最差的,亦只是 1990 年依靠較佳成績以小組第三名晉級的阿根廷。可是自 1998 年起,小組賽事較以往激烈,失分空間較少,故前屆冠軍於第一場失分便會陷入險境。

此外,「衛冕魔咒」亦與世界足球整體進步有莫大關連。一直以來,只有主力球員狀態及技術水平正處顛峰的球隊,才能於世界盃奪冠。四年過後,前一屆冠軍隊的主力往往已過顛峰,狀態大不如前,已難以打出四年前的高水平;若改由新人領軍,又會因經驗不足而致青黃不接的問題。於是,一隊國家隊拿到世界盃,即代表該隊離走下坡之期不遠。這恰好解釋為何自 1974 年後,即所謂現代世界盃時代,還未有球隊成功衛冕。可是,以往各隊實力相距甚遠,二三線球隊面對一線勁旅時,跟本無力招架,因此,正所謂爛船還有三分鐵,前屆冠軍仍可憑一群老將的經驗,輕鬆壓倒一眾實力參差的弱旅,成功晉身淘汰賽較後階段。

然而,自 2000 年後,世界足球水平普遍提升,各支一線勁旅與二三線球隊的距離遂步收窄。以今屆賽事為例,摩洛哥與伊朗兩支世界三線球隊,居然有力與 2010 世界盃冠軍西班牙及 2016 歐洲國家盃冠軍葡萄牙周旋,甚至在後兩者身上各取一分;而近年已淪為世界三線球隊的南韓,更竟然可以擊敗去屆冠軍德國。

世界各國足球水平普遍提升,其實與「波士文條款」出現有莫大關連。歐洲法院於 1995 年就比利時球員波士文反對其前屬球會禁制他轉會一案作出裁決,規定歐盟各國聯賽不能對歐盟成員國球員出場作任何限制,英超、西甲、德甲、意甲、法甲、葡超及荷甲此歐洲七大聯賽的球會,遂開始大規模聘請各歐洲國家的球員作賽。隨後,七大聯賽亦相應調低非歐盟成員國球員出場的限制,令世界各國的球員能於七大聯賽作賽的機會大增。歐洲七大聯賽的水平冠絕全球,在 2000 年後,其水平更開始大幅拋離以往能跟它們分庭抗禮的巴西及阿根廷兩國的聯賽。

不同國家的球員有機會於這七個高質素聯賽作賽,自能提升他們的競技水平,當他們返回國家隊效力時,也自能提升其所屬國家隊的實力。其中尤以歐洲國家受益最多,冰島的崛起,與意大利和荷蘭無法躋身今屆決賽週賽事,亦與此甚有關連。

近年世界盃決賽週球隊的差距收窄,正得益於各國球員於七大聯賽作賽的機會增加。表二列出自 1986 年起參加世界盃決賽週球員名單中來自七大聯賽的人數,及他們佔所有列入決賽週名單的球員的百分比。

  • 表二
    o 180703 b3b

從表二可發現,近四屆世界盃均有超過 50% 列入決賽週名單的球員來自七大聯賽。以今屆世界盃為例,只有一支國家隊沒有球員於七大聯賽球隊效力,該隊便是今屆的頭號魚腩、三十二隊中排名三十二、三戰皆北、連續被比利時及英格蘭大炒的巴拿馬。由此可見,不同國家的球員有機會於七大聯賽搵食,確實有助拉近各國的足球水平。

因此,對球迷而言,「衛冕冠軍魔咒」其實是一大喜訊,代表以後世界盃將因各隊實力拉近而激戰連場,再無強弱懸殊、勝負毫無懸念的垃圾賽事。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