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當 Middle 成了年度主題作家,港人的品味…》

每年書展總要炒熱話題。以往是動漫和產品殺入書展,到後是歌手名星錯別字滿天飛,及後是靚模空降書展,都鬧哄哄。今年,暢銷作者 Middle 成為了「年度主題作家」,並列的另外九位包括張愛玲、徐速、亦舒、依達、林燕妮、深雪、林詠琛、鄭梓靈和天航。消息一出,網上翻起一陣漣漪,部份作者、出版人為之側目,甚至嘩然,指 Middle 作品淺薄無深度,只是暢銷,而暢銷的文字不是文學,更沒資格與另外九位並列云云,更有指,愛情小說要盛載一個時代,才算文學,如《紅樓夢》,如張愛玲,但 Middle 沒有。

書展方面則指,這安排是以不同年代的愛情作品側寫香港的時代。

確實,Middle 成為年度主題作家,很反映港人口味,寫出香港 2018 這時代。

回想早幾年,網上都有不少聲音指 Middle、鄺俊宇(聽聞當選了議員?)、蔣薇等網絡作者文筆累贅,淺白如小學生,亂用標點,句子結構支離破碎,涵意淺薄。網民大為恥笑,有惡搞專業(如 Middle Finger),但網民恥笑卻無礙他們成為書店(尤其是三中商)的暢銷作家。

今次網上小反彈,算幫了書展作小宣傳,而其實網民、出版界的批評,說文字質素越見低劣、市場導向、有礙閱讀風氣等,又不是第一年發生。美女寫真集霸佔書展會場甚至灣仔天橋,香港最多人買/借的是閃閃旅遊書,學生主要只看考評局報告,都多年了。書本工具向,淺白實用,是香港多年寫照,大眾就是這樣的。

與文字有關的行業,如報館、出版社、廣告文案等,都被賤視多年。君不見多少廣告 Agency 外判撰稿工序去廣州?香港寫優質文學、做優良文創的,都不見香港人欣賞。

那香港人的品味是甚麼?

八卦雜誌揭私隱,以色情暴力誇張作招來,卻賣到成行成市;電視台以陳百祥阿叻坐鎮節目(*1)卻仍然收視高企;餐廳以麻辣掩蓋劣質食物,賣到貴一貴,大家卻樂此不疲去幫襯… 這些都足見香港人品味:簡單官能刺激,求肉體快感,求打發時間,不必細味有深度。

若果書展這般的紙品賤賣場(不是嗎?)不走向市場,不一樣的簡單,還能符合大眾嗎?

大家不會再對香港的品味有要求吧。若企圖要求大眾有鑑賞力,是夢話,還是太不了解香港人香港市場?

*1:林振強在《蘋果》「傻強扶弱」專欄的文章《最有影響力的人》寫到:「阿叻改變不了世界,但他可以獨力改變一個電視節目的質素任何電視節目,只要見阿叻有份出現,你就知道,這個節目必會變為業餘、不認真,和像馬戲團。」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