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十三》

前文:


 

【爸爸】你知道嗎,其實故事只是說了一半,只是我覺得你以前年紀太小,不需要知道故事的另一半,那就是那對戀人死去後不久,兩族中每戶快要成年的囝囡,在同一個月裏,都反覆夢到那對戀人潛入了自己的夢。他們對囝囡說,二人生前不能結合,唯有到死後才能在一起,因此他們不會再分開,終使他們即將輪迴了,不論多少世,都會繼續找尋對方的下落。兩族的大人聽到囝囡在這一個月裏的夢,都大駭,於是找了得道的老和尚尋求指引。不料老和尚卻預言,由於兩個家族的長輩聯手釀成了悲劇,種下了孽障,兩族自此不免會凋零衰落下去。聽我的長輩說,我們兩族之後幾代都出了幾次同宗相戀的事,而且都是以死亡結束的事,因此長輩紛紛以為族中世代被下了魔咒,但是遍找高人求救卻無功而回,高人都說這是孽障,解不得。我在你這個年紀也由我爸的口中聽到這個魔咒,起初也當它只是一個古老的、虛假的傳說,直到我堂兄與鄰村姑娘相戀不得,最後自殺,相同的事反覆在家族中出現,我才慢慢相信起這個傳說。直到我那一代,家族已經凋零不已,同輩中的男丁就只剩下我一個人,現在想到當年我脫離家族出走的時候,是多麼決絕的呀,我可是當時家族中的唯一男丁,只是你不知道那時我們的家族是多麼封閉,族中大小事務都由幾位長輩把持,我想逃出這個令人窒息的氛圍。而且彷彿我離開了這個家族,便可以脫離那個恐怖的魔咒。於是我在父母死後,便不顧一切逃離家鄉,直到我後來遇見你媽。我本來也想停下來的,但與你媽結婚後不久,有一晚竟然夢到了那一對燒死的男女對我說著相同的話。因此我就知道,我的身上流著家族的血,便免不了捲入這個孽障。自此我就慣性地每隔幾年便搬家一次,彷彿這樣便可以令我遠離魔咒。你相不相信?

﹉﹉﹉﹉﹉﹉﹉﹉﹉﹉﹉﹉

「爸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出了他逃離家鄉的理由,我覺得擺脫魔咒才是他真正要走的原因。那時我才知道,為甚麼我們總是要時常遷徙,或許這已經成為了他心中的包袱,因此不論我們去到哪裏,我總覺得爸爸總是有一點徬徨。其實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爸說的話究竟是不是實有其事,但我還記得那晚爸爸的樣子顯得特別疲倦,就像背負著我們家族幾代人的孽。」

「那你們家不是永遠都要漂流嗎?」嘉樂問。

「是吧。」

「那我們幾年後不就要分別的嗎?」嘉樂心急地說。

「大概是的。畢竟我已經習慣了孤單的日子。只是我不論到哪裏去,都不會忘記你的。」禮言不無傷感地說,接著又道:「不過雖然如此,但我總是對這個家族傳說是半信半疑的。假若這個故事是真的話,我隱隱地覺得,家族的孽並沒有因為爸爸脫離了家族而解除,我反而覺得這種孽障傳到了我身上,我每隔一段時間便夢到那對被火燒死的男女,我的心是多麼的徬徨呀。可是我又有一種預感,就是當我的祖先,那對戀人歷經輪迴之後,終於找尋到對方,我們家族的魔咒不就可以解除了嗎?到時我們一家就不用再次漂泊,可以在一塊地方落地生根了。」

嘉樂聽到後默不作聲,只是聽著外面的雨聲愈來愈大,他聽過禮言的話,慢慢理解到禮言平日的言行,總是比同齡的人成熟,可能就是因為他自小四處流徙,又背負著家族的孽障記憶的原因吧。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