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把好事操作成壞事的妙人特朗普:談偷渡零容忍事件》

本文談美國特朗普政府近日一連串事件反映的意義。

我們知道特朗普要在墨西哥邊境修建圍牆,以及改用強硬政策對待不斷湧入的非法移民。於是 4 月 6 日,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佈會實施「零容忍」政策。防止偷渡是很多國家都做的平常事,為何特朗普政府做到引起軒然大波呢?要明白得更清楚,先要簡述「零容忍」政策出台前後有何分別。

一直以來,墨西哥及南美洲的偷渡客都由墨西哥邊境進入美國。近幾年偷渡人數有增無減。奧巴馬任內的 2014 年,特朗普任內的 2017 年,以及今年第二季前後,都出現偷渡高峰期。以今年 3 至 5 月為例,每月有超過五萬人因非法入境美國而被捕,當中約 15% 是家庭式偷渡,8% 是無成人陪伴的兒童。

奧巴馬時期如何處理呢?先走移民法庭及申請庇護的程序,之後才走刑事程序起訴偷渡入境。奧巴馬政府是想過改弦易轍的,改為先審判違法入境,之後才考慮申請庇護,但奧巴馬政府知道有技術困難,因為 2015 年美國通過一項法案,規定對無證兒童只可拘留二十日,如果成年人要走時間較長的司法程序,那兒童一定與成年人分離。奧巴馬政府知道這是個燙手山芋,於是沒有改行強硬路線。如此一來,偷渡客一入境就申請政治庇護,登記後大人、兒童都在外面等結果,而這些人,大部份都會逃之夭夭不再報到,成為黑市居民。根據最保守估計,這類個案已累積到七十多萬宗。

特朗普政府的「零容忍」政策,是即捕即起訴,先行刑事法庭,再行移民法庭及庇護程序。於是由 4 月至 6 月,有約二千三百名兒童跟成年人分離,交衛生福利部門照顧,當中包括未斷奶的十多個月大的 BB。有媒體偷錄了幾分鐘錄音,是兒童哭著找親人;又有照片反映無證兒童在一個大鐵絲網籠內生活。這些訊息引發美國國內及世界輿論譁然。令美國針對的伊朗、早前被美國官員叫下地獄的加拿大總理、乃至盟友英國特蕾莎梅,都紛紛指責特朗普。

在巨大壓力下,特朗普被逼於 6 月 20 日簽署行政命令取消拆散家庭的做法,但同時強調要維持一個強大的邊境。行政命令其實未解決現有約二千三百名無證兒童如何處理的問題。總之,零容忍政策彷彿是沒有深思就匆匆執行的。

本月 21 日《时代》雜誌用封面諷刺特朗普,特朗普似完全處於下風,而同一天早上,特朗普夫人梅拉尼亞(Melania)坐飛機赴德州看望移民兒童,她登機時身穿一件外套,背後大書「I really don’t care, do u?」(我真的不在乎,你呢?),don’t care 些甚麼呢?耐人尋味。

總之,整件事涉及人道問題之外,明顯反映特朗普是個沒有謀定而後動、不講究執行手腕的總統。明知是燙手山芋,執法跟保護無證兒童法案,有操作上的矛盾,卻事前部署不足。

可是,上天似乎厚受特朗普,在擺明要諷刺他的《时代》雜誌出版後,給了他一個扭轉形勢的機會。相個大家都看過《时代》的紅色封面,該期封面是特朗普向下望一個在哭泣的 BB。這封面殺傷力極大!再加上梅拉尼亞那件「don’t care」外套,事件被火上加油。誰知劇情在《时代》封面出來後大逆轉,雜誌發售幾個鐘頭後,二歲女孩在洪都拉斯的爸爸通知多家國際媒体,說母女並未分離,而他太太發美國夢,在家庭沒經濟困難、也沒其他壓力的情況下第二次偷渡去美國。因為這故事版本既無拆散母女,又不是因暴力及逼害而偷渡,令特朗普在輿論角力上大翻身。即日下午 2:51,特朗普發 Twitter 說梅拉尼亞的 don’t care 指的是假新聞。

究竟梅拉尼亞真正 don’t care 些甚麼呢?天知曉,因為她穿這外套登機時,洪都拉斯爸爸仍未聯絡傳媒。無論梅拉尼亞當時知或不知道 B 女的故事,我個人認為她身為第一夫人,在風頭火勢下穿上這件外套,是不識大體。不管最終想挑戰些甚麼,都是一種修養不夠的挑釁。

就是因為這個事實上的逆轉,令特朗普態度轉強硬。特朗普在 22 日請來一批被非法移民殺害了至親的合法移民家庭,讓他們在鏡頭前講述對非法移民的痛恨,而跟特朗普不和的 CNN 等主流媒體在直播特朗普記者會期間,轉播關於非法移民苦況的新聞。

總之,特朗普把一件不一定是錯的事,操作成一件壞事,而且令自己形象失分。最後看似靠洪都拉斯爸爸扭轉形勢,但是沒改變他跟主流傳媒彼此對著幹的大框架,而且彼此的對立更趨深化。

零容忍政策又似火燒連環船,成為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的近因、導火線。美國一直與人權理事會有矛盾,主要是因為美國要站在以色列一邊。2006 年小布希任內,因維護以色列,美國曾抵制人權理事會三年;至奧巴馬任內才重返人權理事會;到特朗普任內 2017 年 3 月及 6 月,又因維護以色列而曾威脅要退出。結果,就在人權理事會的高級專員札伊德批評特朗普的零容忍政策是「虐待兒童」時,特朗普政府終於在簽署行政命令當天同時宣佈,美國正式退出人權理事會,而且還惡言相向,說理事會是「政治偏見的臭水溝」。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鎮壓天下皆知。最近就有視頻拍下幾個士兵要拉走一位巴勒斯坦媽媽,而幾個小女孩就可憐兮兮地跟士兵打來打去。美國盲撐以色列,漠視巴勒斯坦的苦況,這種在人權上的親疏有別,完全不加包裝,是吃相難看的雙重標準。

特朗普三十年前的一個訪問,最近被重新轉傳。有人從而覺得特朗普某程度上是個有堅持、頗真率、前後不矛盾的人,因為特朗普三十年前罵日本的理由,跟今日批評中國的觀點意見很一致。可是,別忘記特朗普是大國領袖,不是個普通人。落在特朗普身上,三十年不變我認為不是好事,某程度上反映這位政客思維狹窄,食古不化,沒有與時並進。三十年前的美國,乃至國際環境,怎可以跟現在相比呢?三十年間,美國是不斷吃虧,抑或是令其他國家不斷吃虧?此外,不談三十年前後的識見了,只講能力,一場保護自己邊境、本該出師有名的行政及法律安排,竟然可以操作到變成是一場失焦的大混戰,一次他本人的政治形象自殺,甚至火燒連環船擴散到去國際舞台。這樣的一個大國總統也真是奇葩。最新消息,有傳媒爆料,說收容兒童的院舍長期存在虐兒問題。

美國選了一位三十年不變、似大公司老闆、也很有性格的總統,究竟是好事抑或壞事,大家心中有數嗎?

  • 余非,線報博客,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