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廢了行人專用區,本土派和傅振中最開心》

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存廢,可以從多個方面來考量。考慮到近年社會的撕裂和傷痕,我們更應該主張彌合和包容。

很多評論認為當區的表演沒有質素,有違專區的初衷和原意。可是誰來定質素呢?如果有質素,就不必在街頭表演。這事本質就是雅俗共賞,與眾同樂,不應存在考核,唯一考核應該是遊人的腳步,用腳投票。更何況,藝術根本不必然也不需要賞心悅目,懂的自然懂。

說初衷和原意,本來西洋菜街一帶就是市井中的市井,馬路如同虛設,人車爭路,擠得胸貼胸,所以專區的設立只是順勢而行。筆者也理解商戶可能想轉型,走高檔路線,那當然希望排除通俗文化,若是這樣而透過區議會來推動,也是制度容許的,但請別用文化藝術的初衷來掩飾立場。倘動機是商業,筆者倒想站在消費者的角度抗議一下:香港是「站立之都」,極缺乏公共空間,逛街想坐坐都唯有消費,雖然專用區也沒空間好坐,但至少是公共空間的象徵,是地產資本主宰的社會中的綠洲。社會總需一點次文化空間,不是旺角就是本土農業,顯然前者的社會成本低得多。

有些自稱當地居民或職員的評論則指,不論表演質素如何,連續轟炸十個鐘也非常煩人。這就把討論引入「避鄰效應」的範疇了,如果誰都堅持「別在我後院」,那不僅專用區,很多弱勢社群設施如智障人士中心或跨性別活動場地都無法設立了。本質上「討厭的聲音」和「討厭的人群」都是同樣的理由,如果以「弱智/男扮女裝看著討厭」為由抗議,實看不出什麼理據。社會多元是我們的核心價值,如果社區拒絕某事物,應該有比較科學的而非主觀的理由,如噪音持續某個時間、達某個分貝,造成精神甚至聽力損傷,像嚴重傳染病診所就不宜駐進社區。現時關於噪音的法例已一定程度上保障了這點,站在全港立法層面,可趁機檢討關於噪音的法例的科學性和全面性。只是,區議會層面就只能一刀切驅趕了。

本土派想除掉大媽和普通話,老一輩看不過青年的主張,甚麼鬼真普選,恰恰旺角行人專用區讓兩者都和平共處。上文說彌合和包容,如果我們撤銷專區,兩派都只會怪責對方,社會又更撕裂一點;反之,聯合起來保留專區,修訂法例以減少負面影響,一起在資本社會裡劃出一片空間,發現彼此的共同立場,則時代的傷痕能夠癒合一點。區議會要求政府研究撤銷,不過政府和議會仍有很多反建議的可能性。

  • 原載《大公報》,有增補。
  • Omena,甘希文,少年中國評論、城市智庫。